2012年2月10日 星期五

幫女兒畫的一張漫畫



有一回,女兒要出一本漫畫集,要我跨刀畫一張她一個人獨霸客廳時的宅女情景,我樂而為之,能在女兒的漫畫書上露一手,倍覺幸福,只是她這一本同人誌漫畫,主題不是很主流,我也不敢問她賣得如何?只是內容我看得哈哈大笑,頗有同感,對做父親的來說,女兒是上輩子的情人,她的任何成就,都是我的光榮,因此把這張圖拿出來和大家分享。

女兒有一次問我:「爸爸你人生那麼多頭銜,像電視台總監、公司的董事長、大學旳教授等,你最喜歡的是哪一個?」我不假思索就回答:「漫畫家」,只有漫畫家是世人能夠永遠記得的,其餘的除了「大學教授」是我回饋社會的身份外,都是暫時的職務。

我畫的是政治漫畫,成天面對的是面目可憎的政客,現在的政客大抵充滿算計,鮮少為了理想,而人民選出來的,又率皆無能之輩,他們鬧的笑話本身就很漫畫,有時真害我不知如何表現得出比他們更荒誕不經的漫畫來。

女兒的漫畫不同,充滿了同人誌裡心照不宣的趣味,和我那個時代的Tone調是不同的,有趣的是,她的銷售方式也差異很大,是在同好圈裡的販售。

雖然我的漫畫家生涯得過許多獎項和各方的肯定,但紙本時代即將結束,數位時代來臨,現在我的漫畫,已經沒有一家雜誌報紙要付費使用了,沒有稿費可收,然而我還是勤於創作,堅持對女兒的承諾,我最喜歡的人生角色還是漫畫家。

女兒要我畫她,她倒也曾畫過我,也拿出來和大家分享:


1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