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4日 星期五

初老,被上帝抽走的一片片空白/台南伊藤日本料理熄燈號

從廢墟中重生,然後再走入歷史的伊藤日本料理

到了年逾知天命的歲月,雖然早已過「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為賦新詞強說愁;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不過要是聽聞諸如鳯飛飛辭世,台獨大老黄昭堂爽朗的笑聲不再,柯達公司關門大吉等等,心情就會很不好,彷彿我所熟悉的世界,正被時光一片片的抽離,活在一個快要真空的世界裡,有人說,這就叫做「初老」。

這家「伊藤日本料理」原本是「亞洲唱片」的黑膠唱片工廠,我認識一位「亞洲唱片」的發行商,後來在時代的沖擊下,聽說最後去擺路邊攤,改行賣麵;「吉馬唱片」的老闆,我曾經照過面,有一回,在台北忠孝東路上遇見他的蚵仔麵線攤,生意鼎盛,可是怎麼想都和他的本業連不起來,賣唱片這回事,時下的年輕人已不知為何物?這黑膠唱片工廠也終於不再生產,為某設計師接手改做日本料理餐廳,這和我所認識的唱片界興衰史比較起來,雖不算是什麼怪事,只是對我來說,好像生活的記憶又被抽走了好幾片,留下許多空白。

老實講,生活記憶這樣一片片的被抽離,真是令人驚恐,好像上帝正在預告蒙主寵召的日子,再不信上帝,就不能得永生。

台北有家「紅玉餐廳」曾經是許多反對運動人士聚集的地方,許多民主自由獨立人權都在觥籌交錯中,產生出對抗國民黨的創意來,但在2009年的七月底吹起熄燈號,真是令人不勝唏噓!於是我特地拿了攝影機去存留最後的記錄,要看的朋友,請點這裡

當時老闆杜信夫感慨的說:民進黨執政後,藍的不來,而綠的則去吃高貴的餐廳,現在又選出這個馬英九,景氣壞到不行,所以決定結束營業了

搬來台南住,知曉有許多老建築在有心人的籌畫下,注入新的生命,於是逐一拜訪,忽然聽見「伊藤日本料理」的熄燈號,急忙趕去最後巡禮一番,我不是這家店的股東,也沒有任何淵源,只是以旁觀者觀察,經營者將廢墟重建,光是看其植栽地景,就知道當初很費心力,再瀏覽內部裝潢,更可見用心良苦,我唯一能抵抗記憶空白的方法就是用攝影機把它給記錄下來,上傳網路存證待查,直至Youtube倒閉或世界末日,於是我把這家餐廳的內外拍了下來,證明曾經有這家餐廳存在,並和大家分享:


訂閱魚夫更多的影片

至於地址,它是藏在日本人所謂的「奧」裡,何謂「奧」,我套句日本建築大師槙文彥的說法:

比如說,在看了古來下町(鬧區)的長屋表層之後,雖然說實在是一個狹小的場所,但那裡有簾子,然後有個小小的平台(緣側)在那之後有扇紙門,紙門背面則有深遂(奧)的房間。在一個狹小的往深處進入的行進過程(動線)中,形成了各種有褶縫的空間。

台南市健康路一段357巷8號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