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7日 星期三

建築終究是廢墟,建築師要學會謙卑!



前成大校長,現任崑山大學講座教授的翁政義教授在台南有一回的學術界聚餐中遇見我,知道我就住在台南,他玩笑的說,賺到了,快請來崑山演講吧!

這場演講在三月六日(2012)舉行,是工程學院的工程技術講座,對象是碩博士生,我的講題是「閱讀典範的移轉」,由於聽眾都是工程系,因此我以建築的數位閱讀為例,說明知識取得的典範是如何的不同於過去的方法,主辦單位煞有介事的會後頒贈金箔紀念牌一面。

近年來,我的演講仍邀約不斷,有趣的是,邀請的對象,不再只是社會團體,逐漸轉成學院,尤其是藝術、工程和建築方面的邀約。

數位仍是我演講的主軸,其實在藝術、科技與建築上,數位化的環境趨於成熟,已經開始改變了原有我們對這些領域的認識。

不過,要是講到建築,我總會附帶的引出幾張照片(如下),提醒建築界們:「建築終究是廢墟,建築師要學會謙卑。」

我是因為愛建築,才去唸建築博士的,多年下來,建築的資訊與實地訪察的案例不知有多少,逐漸的釐清思維,整理出自已的系統來,反而和當下的台灣建築主流扞格不入,對於超高大廈或巨型量體,或所謂的造鎮計畫感到嫌惡,在建商的宣傳下,一般人對建築等於建設,形成一種既定的印象,下面秀出的都是日本大師級的建築,不是窗戶破了沒人理,或鋼樑腐蝕,或成垃圾間或漏水等,令人感歎。

當然,建築物的衰敗不全是建築師的錯,安藤忠雄就曾經蓋好了房子跟屋主說,你沒有資格住在我蓋好的房子裡,他是有反省能力的建築師;已經落成的建築,將永存數十年或百年,建築師如果好大喜功,我行我素,那等於是把自已的惡行昭告世世代代,所以學會謙卑,尊重環境、尊重在地的人文等,都是很重要的。

演講總得帶得使命感,有如佈道,始能稱為演講,不是嗎?

伊東豊雄 Mikimoto Ginza2,壞掉的窗戶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