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7日 星期六

台北城天龍人永遠不能理解的所謂豪宅的定義

魚夫手繪:台南李教授的豪宅



台南某農舍的鳶尾花盛開,魚夫拍攝
有時候,我真的會懷疑,台北城天龍人真的了解所謂的豪宅定義是什麼嗎?真的理解何為生活品質?這是我在台北住了三十餘年後,五十歲了,再回到中南部才明白的道理。

屏東囝仔蘇嘉全,我這位老友,因為參選副總統,名嘴爆料他的農舍住宅是豪宅,從此爭議不斷,在蘇嘉全和我來看,那農舍是合法的,而且是很普通的,後來農委會也證明完全合法,在南方,只消用心耕耘,也可以住得很舒服,許多住在中南部的人看見蘇嘉全的農舍,台北城天龍人大呼那是豪宅,不禁覺得好笑,真是「台北聳」。

經營農舍是這樣的,無須花大把銀子,更不是像住在「帝寶」一樣,花錢請人把你全家人關起來,出入都得層層關卡,住個百來坪,便自以為成就人生偉業,而請曾有警察、獄卒經驗的保全人員,重重包圍,偶有訪客,屋主朋友個個先被認定是小偷、竊賊之流,保全如臨大敵,停車要聽指示,行進動線、搭乘電搭、向左往右,均有專人導航還得解碼,媽呀,我是來找朋友,不是來探監的!

在南部,而是要有「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心情先,地坪廣濶,沒有保全,隨便停車,大辣辣的走進去,但主人要養一大堆樹以迎賓,而不是一大堆保全、傭人、員工、司機等,這才能享受田園之樂,至於台北人前呼後擁,一呼百喏的生活,恁爸當過電視台總監,也算名流之列,看過很多了。

我這位從年輕時就嚮往田園之樂的朋友經營他的農舍十餘年了,有入口處十餘歲的米格魯老狗為證,這條老狗死守家園,比任何保全還忠心,也更盡責,更重要的是,吾友說要住得慣農舍,首要忍受得住不安全感,住在城市裡的人,怕偷怕搶,其實也不必如此緊張;最重要的是,他並不是在來這裡單純享受他的田園生活,反而是天天思考如何佈置農舍裡的田園環境裡,經過十餘年的努力,樹種從幾公分大,到現在幾公尺,才開始了他的農舍好宅生活。

天龍國的台北城豪宅,是用錢買得到的;台南的好宅是要用心經營的,所以豪宅的定義是什麼?是物質或心靈?我逃離台北後,才明白這個道理嗎?

經過農舍主人的同意,我把影片拍了回來,和大家分享: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