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日 星期二

在地化就是全球化/台南度小月中正路旗艦店

度小月擔仔麵 按圖看所有照片

現在說到「度小月擔仔麵」,鮮少有人不聯想到台南,度小月+台南,兩者應該是一體的吧?

就好像提及「星巴克咖啡」(Starbucks)就和美國西雅圖是密不可分的。「星巴克」全球的招牌是綠底的,但位於西雅圖的「元祖店」卻使用了the very first 最初的咖啡色,不只是不忘初衷的承諾,也是「在地化就是全球化」的表徵。

星巴克元祖店,全球唯一咖啡底色的招牌,2001年攝
很多人寫過度小月的故事,我見過一本1988年出版的《唐魯孫談吃》(大地出版社,不知是否已絕版?)便提及度小月:

「據說他家肉燥有一種秘方,而且必須用砂鼓子銀炭文火慢慢燉出來的,裹邊除了放有不知名的海味外,煮肉燥的湯,是魚骨蝦殼熬出來的,肉燥做好,先要裝罎固封,放在蔭涼處所一段時期,才能開罎使用。所以度小月的肉燥,漿凝瓊液、香霧襲人,而且入口即溶,凡是到臺南總要去度小月,領略一下古都小吃風光。」

唐魯孫是記錄台灣美食的先行者,這段文字彌足珍貴,也見證了其實數十年來,度小月的肉燥製法並沒有太大的更動,依然香醇濃厚,對於度小月的品牌權威紮下了深厚的基礎。

星巴克是全球經營,但也極力保存原始店的風格,人們來到西雅圖,這元祖店就成了重要的觀光景點,在地化就是全球化的說法,在我來看,就是這個道理。

朋友在金門是最大的貢糖業者,我曾問他何不進軍台灣,大開分店?他的說法令人深思,大抵「金門貢糖」是金門獨有,少了在地金門,品牌就失去了意義,雖然台灣也有若干分店,也往廈門發展,但金門老店還是最重要的旗艦店,要讓消費者在選擇貢糖時取獲得獨特的區域品牌意涵。

這和「金門高梁」的品牌意義是一樣的,少了「金門」的高梁酒,彷彿不好喝、喝不醉,儘管這只是個人的心理作用罷了。

台北、上海也有招牌避開「度小月」而逕稱「台南擔仔麵」者,但出奇招,賣點是高檔海鮮和極盡奢華的用餐器具,也算是很成功,然而,大家都知道,那不是正宗台南度小月的擔仔麵。

而度小月擔仔麵在台北也設有分店,一到台北開張,當時我就去插頭香了,可是不久為了迎合台北人的口味,變成台南小吃大集合,因為如專以擔仔麵一味來吸引客人,居然在怱怱忙忙的台北人生活裡可能無法存活。

現在的台南度小月因應時代,也推出了「台南經典小吃風味餐」,凡我友人來台南,時間太過倉促,無法跟我一家家的尋覓小吃而巷戰去也者,一概帶來這裡,度小月和許多店家合作,一頓飯要遍嚐碗稞、芋稞、蝦捲、米榚、碳烤烏魚子等等統統有,尺寸雖較為袖珍,但爭取時間,聊作台南一遊的紀念。

萬變不離其宗,台南度小月擔仔麵的裝潢越來越朝精緻化發展,不管你是在全球吃到哪一種的擔仔麵,似乎這家「度小月」就是所謂擔仔麵的 the very first了,世界各國的人來到這裡,吃完一定要拍照留念,每回遇見這種情景,心裡就想:遮莫不就是在地化就是全球化的的真諦嗎?可怪的是,我還是可以在度小月裡只吃一碗麵,頂多再加一顆滷鴨蛋,沒有任何要點大餐的負擔,那本始的創業模式依然存在。

這一天,又帶了朋友來,想想我還真的沒有認真拍過度小月,於是拿起手機,拍了來和大家分享: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