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12日 星期六

趣談我的樂活養生之道

年逾知天命之年,不想讓歲月摧毀人生,終於練回身材自拍照
剛移民來台南時,有一段時間,我胖了好幾公斤,好大一個肚腩,也變得很黝黑,戲稱人家美國總統是Obama,我則是Omama,偶返台北,老友乍見,啊嘸你是去台南還是去煤坑了?

與老友一起去泡湯,他老兄忽然頂著高八度嗓音,在眾目睽睽下厲聲疾呼:「天啊,你的六塊肌呢?」我只好曉以大義:「團結成一塊了,兄弟,團結最重要!」

故事是這樣的,初到台南,好久沒過那日日春,天天放晴的天氣,在蔚藍的天空、林立的古蹟中徜徉,不用很遠就到了鄉村田野踏花歸來馬蹄香,於是一口氣買了三台腳踏車,誓言好好「強身救國」,首先是買台「小折」,但小折到不了很遠的路程,路跑車才足以擴大半徑,所以增購路跑車,也再加進一台輦轎供奉太座,願來個雙騎並馳,追風逐電,只是老婆大人勉強起駕繞境出巡了幾回,便興緻索然,最後剩下我一個人單騎走天涯了。

這問題是出在台南騎腳踏車,誘惑實在太大。台南是頂港有出名,下港有名聲的小吃美食之都,害我乃從悠遊府城古都,逐漸墮落為路旁樹蔭繫鐵馬,小吃攤頭嚐美食之旅,沒多久,就開始覺得地心引力日益增強,否則我怎會越騎越氣喘吁吁來了?

腳踏車本來就很方便路邊擱放,輕鬆泊停小吃攤大快朶頤,傳統上,據聞台南人一天五餐,餐餐小吃份量又只正足八分飽,正好到處去遊牧續攤,其結局自然是遲早要踩破體重器!所以台南騎鐵馬這件事,觀光客適合,想落地生根者,最好敬謝不敏。

又腳踏車輕巧便捷,適應羊腸小徑,可攻街衖小巷等複雜地形,終於連巷仔內的隱藏版好料,也被我挖崛了出來,如此這般以德潤身,能不心寬體胖者鮮矣!

可是我這一騎,也竟騎了兩年有餘,我為什麼如此咨爾多士,為民前鋒?反正心想不再當公眾人物了,曬就給曬吧,那防曬油就免了,曬成黑炭,別說認不出我來,連分辨我的五官都很難,至於身材?更是甭說了。

直到有一天,忽然發現家族病史上沒有的痛風,居然在我身上出現了!症狀是稍忘忌口,動輒不良於行,猶記得第一回去看醫生,這位華陀先是將臉湊了上來,仔細端詳我有一會兒(您不是看內科嗎?瞧我這麼緊幹嘛?)哦,我終於認出你來了,你是魚夫!然後再看看我的腳,又故意瞄一眼我的大肚腩,沒好氣的說:「你,吃太好,痛風了!」

「還有,你走樣了!」

真是晴天霹靂!領了藥回家,攬鏡自照,發現我四肢瘦小,肚皮碩大,宛若一隻大水蛙,只是沒見過稀有品種的黑面水蛙罷了。

年逾半百,早就該注意養生問題,只是到台南,我活像從台北都市叢林戰場裡退役下來的老兵,信以為從此可以想睡就睡,想吃就吃,放浪形骸的過我所謂「樂活」,沒有任何時間壓力。這也沒什麼錯,動物界似乎沒有如人類般的規定要三餐準時進食,要幾點就寢,但樂活之道,絕不止於此,長此以往,只在食睡之間按時蠕動,真有如一條廁所裡的蛆。

樂活固然是不能再讓時間規範你的生活,但不也能任憑歲月摧毀你的人生!

最重要的是,我最在意的是給母親大人看到我變了形就很不孝了,且居然百病叢生,讓她老人家更為擔憂。

基本上,我原是那種很喜歡運動的人,且偏好激烈的項目。大學是柔道校隊,平素喜歡游泳、潛水、騎馬,至於後來我的生活周遭裡有許多朋友熱愛打高爾夫,我總認為一個人何必追著一顆小白球生氣?並且評估那是社交,不是運動吧?

可惜我那些運動選項和高爾夫不同,能和人分享者不多,要找到一起運動的伴也很少,但這就強筋固骨,塑身雕形而論,是很有用的,所以到了38歲時的身材是這樣的:

小琉球渡假,我太太偷拍的
當時大約是馬英九初學會游泳,有一回接受我的採訪,下節目問我平常做何運動?身材看來好像有練過哦!我順口回答:「游泳!」馬一聽,如獲知音,馬上交待隨扈要找我一較高下,呃,最好不要吧?屆時一脫,兩相比較,有圖為證。

我的人生雖無什麼原則,但有選擇:只消命運陷於低潮時,一定要透過體能的訓練使自已先立於不敗之地,因為肉體堅強,意志力也才會相提對昇;對於女兒們的教導,也著重在語言和田園的教育上,所以我們家的小孩,基本上都能在運動上有相對較好的表現。

不過,我來台南可不是人生低潮,反而是樂不思蜀,如今玩過頭了,將身體弄擰了,絕非本意,回歸基本面,一方面絕不想讓媽媽擔心,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也,另一方面,我已年逾知天命,哪天要「從心所欲不踰矩」,偉大的心靈也總得藏在一個健康的皮囊裡,所以又開始去復健身材,最後,乖乖的照醫生指示,塗起防曬油,不好意思,人家也要「美白」去了啦。

2 意見:

他們 提到...

魚夫大這個年紀,能有如此身材,已屬不易。然須注意飲食,另外,建議可多做重量訓練。

魚夫 提到...

感恩!但為何要做重量訓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