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日 星期三

統治者的壓力從何而來?記參加年輕世代公職嗆馬靜坐活動現場


五月一日,我到台北去幾位年輕世代的政治人物王定宇、童仲彥、蔡易餘、陳信瑜等所發起的「年輕世代公職嗆馬靜坐活動」現場聲援,靜坐的人數不多,警察倒是不少,我到的時候,還意外撞見剛從「先生府」下班的馬騜車隊。



在現場陪同靜坐抗議的還有許信良,我認識他可算數十年了吧?年輕時,我對許信良是頗有好感的,後來政治立場的反反覆覆,如今他不錯亂,我倒是早已錯亂了,現場請我說兩句話,彷彿我也已是「大老」,有許多人都是老面孔,多少有些革命情感,不過有人說:「啊魚夫你怎麼都不會老?」或者說:「幹,咱們拼了幾十年,還是在街頭!」聽來真是感慨萬千。

有我所訓練的公民記者在現場,我這一路馳往「天龍國」,拜智慧手機之賜,全台到處通訊,大概不輸給情治單位的通訊方法了;到了現場,還有自備電腦,正在FB上宣揚目前的行動,我笑稱當年反核四時,我在立法院前絕食靜坐,夜間只剩數人,頗為寂寥,現在的抗爭,人數來得也好像不多,但是在網路裡看來還應是蠻熱鬧的吧?

然而我也開始疑惑了?在這網路世代裡,不是該有「茉莉花革命」嗎?會透過網路凝聚更多的人氣嗎?或是大家只在網路的虛擬世界裡「遙祭黄陵」,便於願足矣?但明明馬英九集團又感受極大的壓力,那麼這些壓力,沒有群眾的大規模抗爭發生,又從何而來?

這又得如何解釋?我也正思考中........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