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6日 星期三

仁民愛物無窮事,自有周公孔聖人/記王幸男的立委到漁民之路


有本書,名為《閱微草堂筆記》,是清.紀曉嵐所寫的一本閒書,我年輕時很喜歡他這本談奇說怪的著作,有一天讀到一段:


無雲和尚,不知何許人。康熙中掛單河間資勝寺,終日默坐,與語亦不答。一日忽登禪床,以界尺拍案一聲,泊然化去。視案上有偈曰:削發辭家凈六塵,自家且了自家身,仁民愛物無窮事,原有周公孔聖人,佛法近墨,此僧乃近於楊。

看到這段文字,當下大聲贊好,此僧必為某政壇中人,深明宦海浮沈,無邊無盡,於是看破紅塵,飛身江湖而去,乃筆記了下來,問題是,抄是抄了下來,但從此仁民愛物,自以為是周公孔聖人直到現在,還沒清醒起來。

我也不知看過多少政治人物下台後,仍千方百計的想再「重返榮耀」,或者說「死纏爛打」,直到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

王幸男是我很年輕時在美國相遇的,初見面,完全和想像中那位郵寄包裹炸彈,致使謝東閔炸斷手臂的刺客形象大相逕庭,他人高馬大,幽默風趣,一付風流倜儻的模樣,一段聊天後,居然連結到鄉親關係,我內人和他夫人係同鄉,因此攀親帶故一番,最後他以戲稱我太太是「嬸婆」,我太太則尊稱他「叔公」。

搬來台南後,我們之間的互動增多,我沒事就會拿攝影機拍攝他的故事,他也很隨興的讓我拍攝,不要求一定要西裝畢挺,我拍和他上東山去喝咖啡,他一派輕鬆的談笑風生,全沒有個國會議員的架子;去鄉下看前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的菜園,他騎著那部英國「凱旋」重機,像個老嬉皮般的現身;他愛打網球,在網球場裡養了一些豬狗輩,也攝入我的鏡頭來,這幾年,每回和他遇見,都很輕鬆自在。

最近的一屆立委選舉,我忽然問他還要再選嗎?他悠悠的說,年紀大了,想退休了,想去當漁民。黨中央不分區名單出爐,王幸男大怒,擔了一畚箕的證據要去指控名單中人,其實這名單實在安排不妥,也造成本來要給民進黨的政黨票,轉投台聯。

不過王幸男倒真的退休去了,在他的立委惜別會中,特別展示他的船員證,也說得很感性,但我心想你這個老嬉皮真會去捕漁?

這回遇見他,還真的說到做到,去當漁民,遠征外島,還說有人要捐給他一部中古漁船,他正在找船塢。

我拿起手機,又把這回的聚會拍了下來,問他:「做立委好,還是漁民好?」他回答得很乾脆:「當然是漁民!」

仁民愛物無窮事,自有周公聖人,對許多政治人物來說,尤其困難,總是捨我其誰,王幸男的瀟灑,讓生命變得更悠遊自在,有捨才有得。

我把這幾年拍攝下來的關於王幸男的影片,都集中在一個播放器裡了: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