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3日 星期日

台南人的熱情/記挺台灣的店:台南古早味韓氏油飯

台南古早味韓氏油飯
搬到台南後,我有一些困擾,遇有商家認出我來,這個不要錢,那個我送給你,偶像!再加送個什麼,一起拍個照!簽名!


我是害臊的不知如何是好,強嘟錢,堅持要買,人家會說:「嘜啦,你對台灣貢獻那麼多,我這點算什麼?」這種熱情,說得令我捫心自問,愈形慚愧,我到底對台灣貢獻了什麼?要人家這麼供養?

從前在靠北的城市,名氣正夯,商家遇見我大辣辣的走進來,總認為名人光顧,一定要一路屈屈折折引導到密室去,以免被外界打擾,如此禮遇,雖得照樣買單,也算是窩心,但我只是想自在的買點什麼,吃點什麼罷了,如此皇家禮砲,消費太少,有失身份,揮霍太多,其實洒家又沒那麼尊貴富有,偶就路邊攤或夜市,旁人認出我來,你你你,你是...的好不尷尬,乃不得不經常身著金縷衣、千金裘,雍容華貴,一派名仕模樣,免得傷了人家招牌商譽和自家名人身段。

離開電視圈也有好長一段時間了,被當作大明星看的日子早就過了,一旦「降尊紆貴」後,則又不同,與庶民同歡,無拘無束,我被肯定的一面才浮現出來,逐漸有人稱我為作家或漫畫家,而不是「名嘴」、「節目主持人」,現在恁爸老實告訴您,我在台南,實在很不好意思,哪有吃東吃西,大都不要錢,硬要私底下塞錢則令老闆變臉,只好硬生生的收手,這收手,那還得了!伏首稱臣也罷,天朝又回贈重禮相待。

比如說,我每去吃某某鹹粥,人家生意搶搶滾,大排長龍,見我到了,不知為什麼,我這一桌好像是博愛座,點餐先來,於是鼓起勇氣和老闆商量,下回我來,要等多久就多久,我樂於排隊,免生閒話,如此朝野共識已定,我再去,啊,這位客人有電話預定,先給他了!(我真的沒有打任何電話)

去某某飲料店,老闆說:「魚夫老師,我以最高誠意,您只需常來,要喝什麼,一概不收錢!」

到某某小吃攤,非但不收錢,還要差人去買飲料來給我「哮咕」,臨走前,再一包生料,如此盛情,乃「不可承受之輕」,不知何以回報?

某著名咖啡廳,遇見我,奉上價值不菲的儲值卡,又說他們欠「董事長」,要不要來兼任一下?

經常是出門繞了一圈小吃攤,便「丹路」滿載而歸,大包小包的擰回家,冰箱存著滿滿的台南熱情。

我對自已如此受歡迎,真的很納悶,過去在電視台,呼風喚雨也就罷了,怎麼現在只是個小小的平凡百姓,還有人如此熱情款待?「奇怪耶你!」

結草以報之道,就是拿起手機把好康的介紹給我的網路粉絲們知道,當然,我現在的影響力也不是那麼大,但和過去在電視台不同的是,當時我貴為總監,同事們為了做節目,有些便宜行事,以收視率為考量,好看就好,我則以演員之姿,製作團隊說好的,我乃亦步亦趨,完全照劇本演出。

現在不同了,我拍我真正想要的,享受那濃濃的人情味,拍出自已想要的畫面,由於和店家熟稔,拍出來的片段,率皆情感自然流露,店家看我拿著一支手機,沒有助手,無人打燈,也就毫無防備,表情豐富,說起話來流暢生動,好像和好鄰居聊天般的平常,我自認這才足以打動人心。

位於台南水仙宮市場內的韓氏油飯是台南人美食地圖的「隱藏版」吧?就算在網路裡也有若干宣傳,畢竟也算是巷仔內的在地饕家才知曉,那油飯綿綿密密,加入肉塊、香菇、魷魚等等,純遵古法,齒頰留香;有些老台南,又特喜歡他們去蛋黄剝碎的香 Q滷蛋白,再挑選若干大甲芋頭和黑豬肉、自製肉臊芋稞,或抓取香腸、以鴨蛋、皮蛋、鹹蛋製成的三色蛋或台式天婦羅、糯米腸等,這就可以帶回家大快朶頤了,至於我去,堅持付錢,還是料比別人多許多。

人生要能捨才能得,有人問我放棄了台北的事業和人脈來台南,不是很可惜嗎?會嗎?您不是看到我得到的更多嗎?

2 意見:

pro 提到...

魚夫老師

我覺得你也不必客氣啦 照吃 常吃 拿張店卡

每年國產水果盛產時 你常光顧的店

宅配一次回報 你覺得呢

魚夫 提到...

我拿一盒去送,人家會裝一箱回贈,反而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