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7日 星期六

哪裡去找賞花、古蹟、名廚、音樂饗宴?好在是台南/記官邸西餐

台南「官邸西餐」,攝影大師郎靜山的兒子郎毓斌來經營的
台南若論古蹟總數,全台灣台南市只略遜於台北市的147處,以128列名列第二,但若論「國定古蹟」,台南保存得最為完整,總計為22處,遠勝台北城的12處。


為什麼會這樣?台北不是日治時期的行政和商業中心嗎?官方說法我不知道,您要問我的個人觀點,我說了,您要觀察不同,可不要生氣。

說來簡單,其一、天龍國台北城住了一堆仇日恨日的中國大官爺,日治時期的古蹟自然要予以導正,所謂導正,不過是拆毀、抿滅,如今留下來的古蹟,在馬英九台北市長任內,一律竄改為民國紀元,日治時期在台灣的歷史上消失了,這就像中國國民黨黨史裡,黨主席李登輝根本不存在的意義是相同的,在台灣的中國人緬懷台灣的經濟發史,李登輝當了十幾年的總統,照樣人間蒸發!

我寫過一篇文章:

從日本橋看諸如馬英九大中國主義者的可惡!

台灣的自來之父,居然可以在台北市馬朝時代於「台北市自來水博物館」的解說中,訂定劉銘傳為台灣自來之父!這位馬英九的中國祖公劉銘傳對台灣的自來水的貢獻,就是在今天的衡陽路、博愛路和西門街挖了幾口水井,就成了台灣的自來水之父,真是匪夷所思!

自來水之父是挖水井的哦,那恁爸的祖祖祖不知挖過多少水井、水塘了,應尊稱為「台灣自來水之祖」吧?

在網路發達的世紀裡,現在人民不太容易被欺騙,正確來說,1896年(日本來台始政第二年)八月,臺灣總督後兒玉源太郎特別聘請英國人威廉巴爾頓( William K. Burton )來臺,並派遣總督府技師濱野彌四郎協助,進行全臺衛生工程及臺北自來水建設之調查工作,後來威廉因勘察水源地形,竟罹虐疾而終。

正牌台灣自來之父,威廉.巴爾頓,圖片來源:維基
當時協助威廉.巴爾頓的濱野彌四郎,後來成為「台灣水道之父」,更是「嘉南大圳之父」八田與一的長官。

濱野彌四郎,圖片來源維基
其二、國府來台,固然有許多優秀人材接踵而至,也給台灣的文化注入新生命,但貪官污吏更多,沒讀冊兼沒衛生者甚眾,也殺害了不少的台灣精英,劣幣驅逐良幣的結果,台灣便永劫不復了。

其三、台灣是「復興的基地」、「反攻的跳板」,借住一宿而已噮,何言長治久安?所以就形成了如今一個與國際競爭落後甚遠,而天龍人亳不在意的台北城。

台南在清國時代,有一府、二鹿、三艋舺的排比,時移境遷,這三個地區早已「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了。

何以致之?

我來台南住了四年有餘,個人的觀察,生為美女卻被父母推入火坑,多年後,才獲得救贖!移民台南,才知台南出過幾任以炒地皮為已任的父母官,但人民的逐漸覺醒,開始改變台南的命運。

台南有成功大學,成功大學有建築系,對古蹟的維護扮演著關鍵性的角色,固然許多古蹟在國府來台後,遭到無知的拆除,但畢竟遠離中央,雖被蹧蹋但後來還算還能夠修復,展現昔日的風華。

台南「知事官邸」始建於1899年,可能是目前保持最早的日治官方建築,台南人呼之為「時鐘樓」,係因其山牆上高築一座時鐘,此鐘後來毀壞,也不再修復。

「知事官邸」重建後,舉辦了許多活動,我居然也幾乎無役不與,寫出了幾篇文章:

1899年的統治者決心﹣﹣台南知事官邸

台灣人永遠脫離不了沒有尊嚴的宿命/從賽德克巴萊在台南知事官阺展出說起

一場由魚夫主持的文化與建築的演講饗宴:1899時鐘樓下一窺府城密碼

台南知事官邸,原來長得是這個樣子,圖片來源
「知事官邸」目前委由「台灣藝術家合奏團文化基金會」經營,成為台南的音樂會所,每個月在二樓均有不同的音樂會;2012年的7 月,攝影大師郎靜山的兒子郎毓斌在友人城維聰的推介下,向基金會承租開設「官邸西餐」,我特別去品嚐了一番。

郎靜山不只是位攝影家而已,更是一位美食家,家中經常高朋滿座,郎毓斌由於經常幫忙家中準備料理,也因此學就一身烹飪廚藝,他同時分別在嘉義中正大學經營「湖畔咖啡」和政治大學的「水岸咖啡」,我這回去,先試了試「雞腿肉」和黑咖啡,並感受其中用餐的氛圍,太好了,今後友人來台南找我,又多了處地方招待來客!

「知事官邸」外有幾株頭大的苦楝,每年約二、三月時,就會開出滿枝頭淡紫色的花朶來,煞是美麗,所以春天的季節來找我吧,讓我們在享用美食的同時,也告訴您古蹟的故事,更可以在二樓的音樂饗宴中,渡過浪漫的一天!



訂閱魚夫更多影片

地址:台南市東區衛民街一號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