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3日 星期六

帶水某去酒家一嚐當年阿舍菜

這味傳統正宗八寶丸,每顆有半個拳頭大,內有一層「網紗」(豬腹膜),我祖父和父親都會做
祖父本姓李,過繼給林家當有錢人家的養子,雖為養子,但林家財產豐厚,祖父也分得若干,這故事有點複雜,有興趣,請看下面這篇文章:


終於把我們林家的故事串起來了!魚夫的林家族譜

不過您別想跟我借錢,先祖早就散盡家財,從我祖父伊始到我都一樣,沒什麼家產留給子孫,全得白手起家,著著實實體驗人生的沈浮。

人生而不平等,有人出生含著金湯匙,也就是所謂的「阿舍」,阿舍者,據傳為邱罔舍名列《台灣大百科全書》,原為鱸鰻精,但不幸為邱員外所害,投胎轉世為邱家少爺,要來敗光邱家家產,而邱罔舍其人,還真有隱射的真人,名為邱蒙舍云云,anyway,小孩子不要管那麼多,反正阿舍對台灣的貢獻就是每天去酒家,享受為阿舍準備的酒家菜,這酒家菜或阿舍菜,就是如今的辦桌菜,雖無中國孔府「滿漢全席」的舖張浪費,但也算是敗家的大餐了,天天如此山珍海味侍候,後來成為正式宴席上的佳餚,有一回,台南巿政府請人來重現當脌阿舍或者說酒菜的風華,以追憶當年府城富貴人家的生活,下面這篇文章,寫得是全盤的阿舍菜:

從前只有在阿舍家或酒家才吃得到的辦桌菜重現江湖!

我祖父不擅經營之道,但卻在地方上位居要津,擔任鄉內的農會總幹事,外來政權國民黨「呷嘜死、呷免錢,呷無又攔沒嘜留住址」,乾脆開個「茶店仔」招待沒衛生又不讀冊的國民黨官員,這茶店仔起初名為「七里香」,後來改名「新桂芳」,賽洛瑪颱風(1977)之後,政府准予修繕,乃擴大營業,變成屏東地區各路人馬趨之若鶩的酒家,我這酒家生活歲月,後來認識作家吳錦發,便將故事告訴了他,他也居然據此寫成了一部鉅作《春秋茶室》,後來還拍成電影,由張艾嘉主演,關於我的酒家人生,我也寫過一篇:

酒家人生

老實告訴您,先祖家族鼎盛時,請來兩位老師傅,一位教拳頭,另一名授予烹飪之道,祖父身材壯碩,習武有成,據鄉人轉述,體重百餘公斤,不輸給日本相樸選手,但祖父亦好庖廚,閒暇也去學學廚藝。

家道中落後,祖父也力圖振作,以煮食為業,聽長輩說,先祖做的菜,在鄉裡頗受歡迎,舉凡八寶丸、肉羮、香腸、螺肉蒜等均膾炙人口,只可惜祖父享壽不長,我兒時的記憶也非常模糊,及長大成人,父執輩忽然問起我:你母親身為長媳,當年在你祖父旁幫差,現在還記得那味道是怎麼做出來的嗎?

回家問母親,媽媽也不作答,年事已高,過往雲煙,她也不想再回憶起了。

尋尋覓覓,驀然回首 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有趣的是,找到傳統的阿舍菜也沒那麼難,朋友說:來,到台南的酒家吧!原來台南的酒家菜還保有古風,遵古法製作!菜色一出,眾人驚呼不已,旁邊的酒家女反被晾在一旁滴水。

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桃花紅」,這就是一般人所謂的「酒家」,酒家女嘛,有人用卑夷口氣說:「菜店查某」,這詞有眨抑,但我寫過一篇文章:

情婦政治學—魚夫論陳文茜

由於耳濡目染,我對「菜店查某」的心酸血淚幼時也看過很多,所以並不是以那種貶抑的角度去看待,反而是這樣寫的:

我有一回和那些名男人也者交際應酬,發現已非三千粉黛,必極其妍的花花世界不可,「菜店查某」亦無妨,倒不見得是她們的搽金抹粉,實乃男人娶了太太,朝夕相 處,睏破三倆草蓆,該吹的「雞歸」也吹光了,老公當年的神勇事蹟,老婆早就倒背如流,不若「菜店查某」,懂得情趣者,逢場做戲。你開個頭兒,她即鼓掌助 興,交響樂剛告一段落,她便encore叫好!催著追加兩場額外演出;我多年前有一回上北投酒家,三個女人加起來「百外外歲」,三圍加起來,或30、 40、40,少說也有一百英吋以上,但也因閱人無數,逗起男人來,百般討好,反正這些臭男人,醉翁之意不在酒,老娘則醉酒之意不在翁,而醉酒之翁也不在 意,只想將講給當年相戀的黃臉婆的那一套,搬來這裡,三杯黃酒下肚,老戲重彈罷了。

年近半百,方知阿舍們吃得那麼好,連我水某都驚歎欣羡,我帶水某到處吃過很多好料,唯獨酒家菜不曾見見,我豈能不用手機錄製全程來和大家分享:



訂閱魚夫更多的影道

地點不用問,自已去找吧。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