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4日 星期一

上帝的表演不收門票,但逾時不候/井仔腳烏肚鳥奇觀

井仔腳等候夕陽的攝影者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對四季的變化產生了敏感的態度,對於候鳥的飛臨也能耐心的等候了。

阿明是將近二十年前在遊行裡認識的街頭攝影家,經常望見他在群眾裡衝鋒陷陣,在鎮暴警察棍棒齊飛的縫隙裡記錄歷史,可是現在都年過百半了,鬢髮漸白,他回到台南北門的井仔腳老家整理好祖厝,開起民宿,但對攝影的熱忱仍絲亳未減,只是現少拍街頭抗爭,轉而愛上了捕捉候鳥的生態。

每一年的11月份到的時候,黑腹燕鷗(台語叫「烏肚鳥」)跟我都會準時到井仔腳去報到,起初只是一些賞鳥人到,漸漸的遊覽車開始出現,心中暗叫不好,台灣賞鳥教育不足,鳥群飛過,大呼小叫,更有嚮導一到現場,麥克風也不關,大聲嚷嚷解說所謂的生態,嚇得鳥群年年後退,於是阿明拍攝烏肚鳥的蹲點越跑越遠,裝備也越來越精良,不然就拍不到滿天飛翔的鳥群英姿,而且每年都拍,每回都彷彿像第一次拍攝般的認真,只消我到,他就燒成光碟要和我分享。

黑腹燕鷗的飛翔起來,猶如飛龍在天,盤旋天際,節節高起,忽然拔了個尖兒,像一條黑蛇拋入天際,又從天際處返轉回來,越轉越險,越險越奇,極力騁其千迴百折之能耐,倏地欺進海平面,如骨牌盤的叠叠倒平,戛然停機,可怪也乎的是,這樣飛來飛去,卻不知靠著什麼導航系統也不會相撞。

上帝的演出,不收門票,但逾時不候。時候不對,稍縱即逝,朋友來找我,季節當令,我就建議去賞鳥,然而大部份人都表現出興緻索然的模樣,這也難怪,大概佛心還沒來著吧?明心見性,見性則成佛,四季的變化,候鳥的遷徒,物換星移像空氣般的早已存在周遭,只是那顆心總是沒有刻意去察覺,紅塵滾滾,飛砂走石,心眼張不開,難得挺胸後仰深呼吸,怎會感受得到呢?阿彌陀佛!

阿明拍的影片傑作,經過他的授權,嵌入來和大家分享:



訂閱魚夫更多的影片

賞鳥嗎?到四月還有,找阿明:

阿明部落格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