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6日 星期六

五十歲再創業的機會/京華虱目魚粥

這碗虱目魚粥,魚肉都快滿出來了

傳說中孔夫子人生在世活了72歲,我說「傳說」是因為史料不全,我又不能跟閻王借生死簿來瞧瞧,不過他說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直欲說到八十卻戛然而止,再也沒有說下去,大概就是至少曾過七十大壽了吧?

我的醫生朋友說,孔子沒說全的,他以醫學養生的角度來說,就是五十而年年等死,六十而月月等死,七十而時時等死,八十就⋯⋯,可惡,他也故意打住了,但這番話已足以讓我膽顫心驚,五十而知天命,就得好好保養身子了,遑論再打拼事業。

所以我很羡慕「京華虱目魚粥」的黄溪南老先生,五十歲時,從魚販再創業,每天淩晨一、兩點就開始打理虱目魚貨,一條虱目魚,從開膛剖腹,魚肉分離,到取出內腹,抽出魚骨,完全自我包辦,三十餘年如一日,現在八十餘歲了,身體健朗得很,五十而知天命?恁爸偏偏不服輸,廉頗就是尚能飯也,所謂「子曰」亦不禁令人存疑!

在地的台南人吃虱目魚,有許多在我看來應屬於超能力者,蓋虱目魚多刺,必須薄片斷其紋理,魚肚更是得深挖入裡,使得骨肉完全分離,一般人才不會被魚刺扎口噎到,然而,就是有那種人,只見他點來數顆魚頭,挑其精華,放入口中,牙舌之間有如無厚刀刃,不割、不折而解其錯綜複雜,交錯參差之魚刺分佈,正所謂以無厚入有間,恢恢乎游刃有餘,最終雙唇往內一縮,復往外輕推,從中嘣出數十根魚刺來,竟也堆積如一座小山,天下間,我只在電視上看過毒蛇吐出獵物骨骸,現實世界,就屬台南這種特異功能人士的功夫最高強了。

魚肚亦復如是,點不去魚骨者,店家說,會吃的,這才算真正美味。

從前的人吃魚刺,不太衛生,還叫我想起一首台語兒歌:

垃圾鬼 重食嘴
愛食毋整理
桌頂全魚刺
桌跤無清氣
胡蠅蠓仔歸大堆
予人看落去
強欲昏昏去

早期台南吃虱目魚,其實有個不好的印象,就如同兒歌所形容的模樣,通常在諸如廟口廣場都有這種情況,近年來由於在店面裡經營,一改舊觀,而來「京華虱目魚」還有一座猶如日本料理的「板前」,水泥製長桌,防顧客吐得滿地皆是,有礙瞻觀。

因怕「簎」著,魚刺我只敢吃一味,日本北海道「爐端燒」的花魚,整條魚骨用筷子卸去魚肉,放在長碟上,師傅伸手端走用刷子清掃肉屑,放在爐上烤至焦黄,吃起來,在口腔裡清脆作響,其味有如嚼牛奶棒乾,我膽子小了,小心不是本,還是這種吃法比較安全。

五十而知天命,要我冒險犯難啃魚刺,乃敬而遠之,更不敢學,要學也學不來,莊子說:「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我這樣想,人過百半,幾無餘力可殆,不比年少氣盛,可以心猿意馬,此時想再學習或再創業,只剩一次機會,而且還要盡全力的往前衝了吧?



訂閱魚夫更多的影片

台南巿中西區金華路一段523號
06 2641456
早上5:00~下午約一點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