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9日 星期三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安心園的牛奶蜜棗

棗園是不開放參觀的,當然,看交情啦!

謝天謝地,我要是今天還留在台北城,大概不會認識莊稼人,遲早也會變成「天龍人」的!

天龍人是日本連環漫畫《航海王》裡一群自認貴族,視他人為劣等,且因為無法與一般人呼吸同樣的空氣,出門必須戴上空氣罩,在漫畫裡,這些人稱之為「天龍人」。

也不知什麼時候,網路裡開始用這個字眼來嘲諷有些自視甚高的台北人,我在台北住了三十幾年,由於在媒體圈,結交的朋友大都是政商名流,到電視台工作後,名氣暴增,更是往來無白丁,而且我的台北朋友中,也確實有那種環遊全世界,卻不曾出過台北一步下鄉者,台北之外的地方,似乎統統算是鄉下,這所謂「鄉下」或者「下港」當然也不經意流露出高低水準的價值判斷來。

我祖籍屏東,在田野海濱裡成長,也不是沒有農家子弟的朋友,只是住在台北後,所謂的田園體會,就只剩參訪觀光果園之類的了,兩個女兒也都在都巿中長大,根本不知稼穡之艱難,甭提粒粒皆辛苦了。

有一回,在網路上很自然的用了個字詞:「北上南下」,即惹來網友批判:「誰規定北在上,南在下啦?」這質問看似吹毛求疵,但想想也對,我曾去澳洲旅行,買了張地圖,澳洲在地球上方,南上北下;台灣許多老地圖是躺著畫的,就無所謂「北上南下」的概念,算是比較中性吧?自已亳無自省,恐怕是感染天龍病了。

這有點像卡夫卡的小說《蛻變》(Die Verwandlung),主角一早醒來變成一條昆蟲,越變越醜,最後變得面目可憎,令人嫌惡還不自知。

搬到台南後,就自然而然的認識了許多莊稼人,他們住的「農舍」,在我這天龍人看來,根本就是「豪宅」;他們耕作之科學,更是令我感到驚奇,原來台灣的農業如此進步啊!

從前在電視台工作,地方首長每有農作收成,大都很巴結的寄來一箱箱當地特產,現在搬來台南,連張賀卡都省了,當時人家自然是從媒體利用看待你,要你大力宣傳,如此人情冷暖,我點滴在心頭,也無所謂,而現在直接認識的農夫們,則多了份真誠的交情,跟他們呼吸著同樣的空氣,每有收成,必事先預告,碩大上等的我可早大盤水果商一步挑先,也不只農夫,基層許多農工商的朋友增多了,仗著交情,便宜買賣,反而比那些滿心算計的政客們的饋贈來得自在多了,這就是所謂「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的道理吧!

這季節牛奶蜜棗成熟了,位於楠西的「安心棗園」莊稼人林成發熱情的力邀我去果園選棗。

今年的棗子長得特別香甜,巨大者,甚且有如一顆青蘋果。他從選果機介紹起,一一展示他的耕耘機、除草機、有機肥,然後鑽進了用大棚覆蓋的果園裡,一株株的棗樹,有如閱兵式的整齊排列,可怪的是大棚罩頂的果園仍有鳥禽入侵偷食,不過我反而因此相信他講的不噴農藥,純施有機肥的說法了。

最後回到包裝廠,廠裡正一箱箱的趕著裝填出貨,林老闆拿出甜度計,切一小片蜜棗,對著陽光看窺視,然後說:「喏,這15度,最甜,拿去吃吧!」

我一口氣買了十箱回到巿區裡分送台南的好友,有趣的是,連他們都說:「你哪來這些香甜的水果,真是比台南人還台南人了!」

用手機拍了影片回來和大家分享:



訂閱魚夫更多的影片

06 5744885 0952196928
台南巿楠西區鹿田村1之16號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