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9日 星期二

創意雖不能教,但可以學/新化武德殿古蹟修復

新化武德殿整修完成,和老街景觀縫合,一氣呵成

現在到新化老街去,可以是一條半日遊的路線了,大抵先到古蹟恢復後的「郡役所」外包餐廳用餐,然後移師到隔壁去參觀壓不扁的玫瑰、台灣反抗文學之父「楊逵文學紀念館」,再到台灣人第一位金馬獎影帝(兩屆),有詹姆士.狄恩和馬龍白蘭度合體之稱的性格巨星歐威的電影紀念館逛逛,欣賞懷舊的老電影,再開始信步參觀600公尺的新化老街,最終點,現在多了一座建於1936年的「新化武德殿」可供小型展覽或表演,與遊客休憩的歇腳處。

新化老街是一條充滿巴洛克風情的雙層式街屋,現存者座落於中正路上,要不是1996年沒讀冊兼沒衛生的政府因道路拓寬而拆除了整條中山路老屋,現在的規模一定更有看頭。

簡單講,當時的政府缺乏「軟實力」的思維,不知文化財所能帶來的觀光收益遠超過道路拓寬的效益,現在知曉文化的重要性了,中正路老街才在2000年後被救了回來,2010又將破敗的武德殿重新整修,進行老街縫合工程,現在佇足在新化街上,說起新化,舊地名:「大目降」的故事來,就完整了許多。

離開電視圈後,我的工作就是當一名教授,當然經常會講文化創意的課程,所謂「說故事的能力」(Storytelling)就是做文創事業的基本訓練。有趣的是,自已在長期在媒體裡「胡說八道」也不必經過多少訓練就能掰到收視率了,這也算是「天賦異稟」了吧?

如果不是因為教學,我大概到現在都不會知道培養說故事的能力有多難!怪不得我現在看電視上那些胡址瞎掰的名嘴會賺那麼多錢,還會有那麼多粉絲,所以我的初步結論是:

創意不能教,沒那個天份也教不來。
創意可以學,邊做邊學,也可以出頭天。

因此我綜合了理論與實務,做了一張對表如下:



說故事的能力與官方宣傳的不同
言者諄諄,聽者邈邈,老師有在教,學生有沒有在聽,就不得而知了,但前提必須是「言之有物」,像名嘴般的上窮碧落下黄泉,千戲一腔,白水淡湯,連外星人住家的門牌號碼都知之甚詳者,那是特異功能,不是「說故事的能力」,新化武德殿這種地標式的建築獲得修復,可以成為說故事的起點,也可以是終點,只用心去理解隱藏在老街背後的故事,沒什麼天份也可以咨爾多士,為民前鋒,做個好的說故事的人了。

只是再一回,我又去新化老街趴趴走,武德殿前,一位年輕人靠過來問路:「請問一下,『楊陸』文學紀念館在哪裡啊?」

用手機拍了影片回來分享:



訂閱魚夫更多的影片

712台南市新化區和平街53號
06 590 5356 ‎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