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日 星期五

就把古早味的零食技藝,看做是街頭表演吧!古早味椪糖

椪糖配茶,魚夫手繪


零食,我不愛吃;甜食,更是敬謝不敏,不是為了減肥,而是小時候實在沒有足夠的零錢,吃不起,所以就乾脆不食,養成習慣罷了。

但是台南有許多零食,古早味的,我卻偶而會買來吃,不是為了味道買的,而是為了製程和幼時的記憶。

椪糖在台南的赤崁樓前、祀典武廟前等觀光景點都有人在做,抓住觀光人潮的心態,一粒賣得不便宜,只嚐味道得付出較高的代價。

有趣的是,我在用手機拍攝影片時,問東問西的,老闆居然嗆我說:「你一定不是台南人,所以不知道椪糖!」哈哈,我這都年過半百,哪裡會沒吃過椪糖,這是台灣人共同的成長過程,但在拍攝時,一定要引導受訪者從他們的口中說出來,否則豈不成了我個人獨斷的解釋。
快要成功的椪糖

零食,我不愛吃;甜食,更是敬謝不敏,不是為了減肥,而是小時候實在沒有足夠的零錢,吃不起,所以就乾脆不食,養成習慣罷了。

但是台南有許多零食,古早味的,我卻偶而會買來吃,不是為了味道買的,而是為了製程和幼時的記憶。

椪糖在台南的赤崁樓前、祀典武廟前等觀光景點都有人在做,抓住觀光人潮的心態,一粒賣得不便宜,只嚐味道得付出較高的代價。

有趣的是,我在用手機拍攝影片時,問東問西的,老闆居然嗆我說:「你一定不是台南人,所以不知道椪糖!」哈哈,我這都年過半百,哪裡會沒吃過椪糖,這是台灣人共同的成長過程,但在拍攝時,一定要引導受訪者從他們的口中說出來,否則豈不成了我個人獨斷的解釋。

相信許多我這年紀的人都有對「椪糖」的相似記憶,只消用黑糖、紅糖等放在杓子裡,伸到炭火上煮,加點小蘇打,技術好的,煮起來就會膨脹成一個好大的圓餅,像我笨手笨腳的,老是不會「發爐」,煮後總被同伴們嘲笑:一坨像個雞屎膏。

吃椪糖大抵都是在歌仔戲或布袋戲開演時戲台腳不遠處,就跟現在看電影嗑爆米花是一樣的幸福,當然從前電影不普遍,不過我小時候的家,後巷也有家電影院,自也就有人賣椪糖了。

「椪」字在台語裡的運用很多,椪糖之外,椪餅、椪柑、椪豆仔(黄豆)、椪皮、椪風、椪鼠(松鼠)、綠豆椪,乃至於罵人:「椪肚短命」!我聽說都是用這個「椪」,有膨脹的意思,兩個軟物相擊為「椪」,和硬「碰」硬不同。

至於打麻將出聲喊「椪」,文字作「椪」或者「碰」字解?我不是台語專家,以上都請您找專家深究去,我只是隻「椪風龜」罷了。

愛吃零食者,不是容易發胖就是會蛀牙,可怪的是台南的零食保有古早味作法者存留下來的還是很多,到底都是誰在吃呢?序大濟歲,不早已屆耄耋之齡牙齒掉光了,難道還是堅持要吃零嘴?依我看,買者多數跟我一樣的動機,當是以重拾兒時回憶為目的,製作者,倒成了不必考照的民俗技藝街頭表演者了。

用手機拍了影片來分享:



訂閱魚夫更多的影片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