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8日 星期一

講台語吃燒冷冰,講國語吃冷熱冰嗎?

按圖看原始圖片


「冷熱」是北京話,是台灣的「國語」,而咱台語則是說「燒冷」。

我永遠不會忘記第一回到屏東潮州吃「燒冷冰」,就是將滾得熱燙的芋仔、圓仔、土豆仁、紅豆等放入碗中,再端到剉冰機下剉入碎冰,吃的時候,由下面的熱食往上舀,趁冷熱尚未調和之際,品嚐忽冷忽熱的口感。

當時吃燒冷冰對尚就讀國小的我來說是一種鼓勵。像我這種小時候曾經因為講台語而被罰站、罰錢的小孩子來說,有一天,忽然被學校指定參加「國語」演講比賽,還居然在鄉裡拿到第一名,再出線到縣裡去比賽,真是很諷刺。

所以會吃到燒冷冰是帶我去比賽的那位老師的獎賞,只是我現在忘了他那個時候是用國語或台語講「燒冷」兩個字了,如果用的是台語,我一定要大義滅親,予以檢舉。

後來這「燒冷冰」就是我小時候到潮州必嚐的冰品了,但什麼時候出現國語版的「冷熱冰」?我就懶得探究了。

我非語言學家,倒是在概念裡覺得「燒「和「熱」在國台語裡的意思差別很大。國語說:「燒錢」,是表示賠錢,而不會說:「熱錢」,那是國外投資客滙進來炒作的資金,意義大相逕庭,台語有「燒錢」但沒有「熱錢」,至少我沒聽說過;「悶燒」和「悶熱」不同;有燒仙草,沒人講熱仙草;國語講「熱咖啡」,台語說:「燒咖啡」,所以「冷熱冰」明顯就是「燒冷冰」的國語版。

冷熱冰,吃時從底層的熱料挖上來吃,不要全攪在一起
詢諸英語碩彥之士,曰:燒者,英文相當於fryafterstewing 或 stewafterfrying;請教烹飪大師,把材料汽蒸或油煠後,再加湯汁,先用旺火燒開,再用文火慢燜,最後以旺火收汁,是為「燒」。

吃碗燒冷冰,講了一大堆,我真是吃飽太閒,只是想起兒時在國家語言歧視政策下禁止台語,「燒冷冰」是我兒時參加國語演講比賽才有得吃,但本質上母語才是我的本能,因此現在怎麼看「冷熱冰」就覺得對我不親切,不過現在的年輕人,台語講得2266的所在多有,會講「燒冷」的,我猜是在地的,會說「冷熱」的,那可能是外來的觀光客吧?

看影片比較有臨場感,用手機拍了回來分享:




訂閱魚夫更多的影片

地址: 920台灣屏東縣 Chaojhou Township, Xīnshēng Rd, 149號
電話:+886 8 789 2202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