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4日 星期日

台南咖啡的阿明傳奇/Loft13咖啡閣樓

Loft13的咖啡味道是阿明指導的(按圖看所有照片)

有句話幾已成為咖啡箴言:「如果我不在家,就是在咖啡館;如果不在咖啡館,就在往咖啡館的路上」這是被稱為cafe writer的奧地利詩人彼得‧艾頓柏格(Peter Altenberg)寫的,他所鍾愛的咖啡館就是維也納的「中央咖啡館」(Café Central),成天泡在那裡,一生作品鮮少人還記得,但那句名言卻流芳千古,據說詩人也是最終在這裡走向他的天堂路的。

在「中央咖啡館」門口的Peter Altenberg,成了活店招(魚夫拍攝)
我有一年專程到維也納去,就特別到「中央咖啡館」,一進門,艾頓柏格的雕像就坐在門口當活店招,或者說是成了鎮店之寶。我之所以來,是因為少年時閱讀《托爾斯泰自傳》中毒太深,書中有一段話,讓我決定親臨感受那個時代的「革命氛圍」,一群人在咖啡廳議論時局,個個後來都變成了時代的精英:

「一九0七年十月間,我已經在維也納。不久,我的妻子也帶了我們的小孩子來同我住在一起。希爾費定,未來德意志共和國財政部長,首先介紹我給他的那些維也納朋友們;鄂托.鮑威爾、麥克士.阿德烈爾、卡爾.勒納。這是一些很有學問的人,在種種方面比我知道得多,我非常注意地,差不多說很尊敬地傾聽他們在『中央咖啡館』的談話。」

文人泡在咖啡館裡痴心妄想或高談闊論是台外皆然,過去台北的「明星咖啡館」、「老樹咖啡廳」都可以看到許多文人雅仕的身影,至於談些什麼,簡單說,最高境界就是「人類的前途、地球的未來」吧?要不然其餘話題早已「生菇」,索然無味,都快淡出鳥來了。

台灣人喝咖啡的歷史不久,不過學習得很快,不只咖啡香醇濃郁,環境氛圍也頗具特色,在台南尤其如此。

維也納的「中央咖啡館」是由公爵的官邸改建而成,富麗堂皇,而台南則有一種「老屋欣力」計畫,讓老屋注入年輕的創意,再現當年的風華,這家「Loft13」,咖啡廳歴史不長,房子卻是很舊的。

一樓叫 Loft12,二樓就是13
這棟擁有三十幾年歷史的老房子,原有的外型是在砇石子之外再貼上磁磚,磁磚經不起歲月的洗練紛紛剥落,乾脆就恢復了原貎,再加以整修,卻呈現了素雅的外表,種上緬梔、槿葉欖仁,便多添了幾分禪意。

一樓是台灣人自已設計的服飾衣鞋,是產業轉型的文創事業
濃郁的咖啡有著阿明獨門特調的味道。熟稔台南咖啡這一行的人,大抵知曉陳曉明這號人物,從十七歲開始一頭栽入咖啡的行業,由打雜、業務、設櫃、內外場做起,台南有家「尚品咖啡」是早期引領南部咖啡風氣的先鋒,阿明因緣際會進入這家公司,29歲後開始創業,那就是現在遠近馳名的「ORO咖啡」了。

我第一回遭遇阿明,是在二十餘年前他在開山路開業的時代,店裡引進了當時罕見的義式咖啡,不准抽煙破壞咖啡氣味,且從杯盤器具到音響都是精挑細選的知名品牌,總體空間的設計專業其實台北猶不能及,從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每有來到台南,總是會去啜飲一杯,喜歡的是那種迅速沈浸其中的感覺。

這角落我訂了下來,不要跟我搶
除了ORO之外,「集采」、「製造咖啡」以及阿明自行經營的「咖啡明堂」等,像孫悟空抓猴毛變出眾多的徒子徒孫來,每家店都有不同的特色和空間的質感,Loft13雖非阿明經營,卻是聘請他當顧問,員工也先經過他的訓練,裝潢設計也經由他的「開示」才正式營業的。

阿明讀書不多,很可怪的是他選的書都很適合配下午茶
一樓販售的是台灣設計的皮件等,店名叫Twelve
台南的咖啡人文史,已不是誰曾經來這裡喝過咖啡,卻是誰走出了獨有的風格?而我泡在咖啡廳裡總是形隻影單,整個午後都是面對著電腦,那革命年代的文藝青年早已消逝無蹤,可能還持續在關心著「人類的前途,地球的未來」,先天下之憂而憂,沒事杞人憂天,不過我想有一天我也可能會來一句:

如果我不在家,就是在阿明的咖啡館;如果不在阿明的咖啡館,就在往阿明徒子徒孫開的咖啡館的路上。

看影片比較會有空間感,用手機拍了來分享:



訂閱魚夫更多的影片

地址:700台南巿中西區公園路92號

電話:06 2252088


延伸閱讀:

不惑之年的維也納之戀

喝咖啡,再也不要聊是非?ORO咖啡屋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