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日 星期二

多跟自已對話



每年到了三月間,台南公園裡的羊蹄甲就盛開得有如一片櫻花林


現在最常跟我對話的人有兩位,一是我家姷某,另一位是內在的那個我。

姷某說話,我經常會愰神,那是因為內在的我正搶著和我對話,笛卡兒說:「我思故我在。」老婆大人以為我心不在焉,其實誤會可大了,我有在啦,有在聽啦。

因為生活簡單,所以經常是一個人坐在咖啡館裡或者單騎穿梭在大街小巷中,這就會不自覺的和自己對話起來了,忽然發現四季分明起來了:什麼地方的花兒開了?哪裡的候鳥飛來了?螃蟹旬採的日子到了!就會定時的提醒自己不要錯過。

原本以為是孤單的,這才發現原來是如此熱鬧!

也會開始去檢視人生的每個階段,把自已過去的作品仔細的整理起來,該註解的就加以詮釋,少了什麼說明的,就儘量回憶,紙本的就想辦法數位化寄放到網路上,心想這樣就會「永垂不朽」了,子子孫孫都會記得阿公曾經這麼存在過。

對財富的看法改變了,一個人能吃、能用的就是那麼多,女兒們要讓她們自已奮鬥,人生才會有意義;出門更是經常忘了帶錢,反正在這個城巿裡,大家都識得,賖點小錢不還也不打緊的,每個人都是那樣的守著自已的本份,日復一日的生活,原來一點不枯燥啊!

重讀梭羅的《湖濱散記》我也終於也能心領神會了。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