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8日 星期三

怎樣用手機製作像素藝術:當裝置藝術遇見了科技﹣﹣趣談十字繡、馬賽克與像素藝術

台東陳媽的十字繡,在我看來是一種八位元的電腦數位藝術

到台東遇見了原住民排灣族的陳媽媽「十字繡」,這是一種古老的刺繡針法,不過陳媽媽的製作過程如何?我並不清楚,但成果我看了卻不禁莞薾,帶有馬賽克鑲畫的趣味,也很像電腦發展裡早期的「八位元」(8-Bit)電腦像素彩色法,現在已成為獨樹一幟的「像素藝術」(Pixel art)。

電腦發展在八位元時代時要著色當然不能和當下比,捨棄艱深的電腦術語不談,在八位元時代裡的遊戲機最有名之的就是任天堂的紅白機,最受歡迎的遊戲就是「超級瑪莉兄弟」,我在大學課堂裡經常先放以下這部破關影片,然後詢問學生們有沒看過,幾乎是全體一致舉手!

超級瑪莉兄弟五分鐘破關影片 

大部份的學生在兒童時代都玩過,所以長成後,這種八位元的遊戲就被許多藝術家拿來運用,譬如歌星陶喆有陶喆有首歌叫「今天沒回家」,MV就是請8-bit像素圖畫風格大師Craig Robinson(作品集)來設計的:

今天没回家/陶喆

像素藝術的風格使用方形點陣來表現色彩,那就有馬賽克鑲畫的味道,運用在台北巿的街地磚上,就拼出如下圖:

台北街頭用小口磚拼出的巿府Logo
在台南,台鐵沙崙線火車站上有位藝術家利用「歪像畫法」(Anamorphosis)的原理,在地上舖陳了小口磚的黑面琵鷺,利用鏡像的原理,反射在圓錐形的鏡面柱子上:

台南沙崙站上的公共藝術,用小口磚馬賽克反射在鏡面的柱子上,看出是畫黑面琵鷺
為此我特別寫了一篇文章:

台南公共藝術的詭計/視知覺研究Anamorphosis

我也見過馬賽克鑲篏畫的趣味用在一般的咖啡杯上,如下:

咖啡杯上的馬賽克鑲篏藝術
而像素藝術用在一般的產品上設計,也饒富趣味,如作成領帶的花紋:

8 bit 領帶

過去製作像素藝術當然要大動干戈的到電腦裡去做,現在居然一支手機也能做到了,下面這張圖是我用「8bit風カメラ」的App做的:

用手機上的App製作的八位元像素藝術
8bit風カメラ,iOS版,按圖去看看
8 Bit相機鏡頭,Android版,按圖去看看
當然,我的意思不是說十字繡、馬賽克、像素藝術是同一回事,而是說不同的創作方式,達到相似的視覺效果;其次,手機能表現的藝術風格固然幾乎無所不能,但這只是師父引進門,要達到專業的水準,還是得好好的進專業電腦裡練習的。




照片分享: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