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2日 星期日

米麵的世代交替,說德國薄餅/溫德德式烘培餐館

德國薄餅,魚夫手繪



女兒赴德國遊學,拜智慧型手機和FB賜,我經常可以看到她每天吃什麼、去哪裡玩玩的照片,稍解為人父母者的思念。

但是看她吃的率皆是麵食,心中又不免懷疑這樣吃得慣嗎?不食米飯會飽嗎?於是在她出國前請她帶著我們去吃吃德國的食物,女兒選中的是德國薄餅,吃過後,回家又得勤加研究,私下又自行去體驗,究竟這一味在異鄉會不會餓著了她?

德國我去過,但對洋人料理我不是很細究,印象較為深刻的是德國豬腳、現釀啤酒和萊茵河畔的筊白筍,至於這德國薄餅(Flammkuchen)則是庶民小吃,外形長得像披薩,然皮薄而沿緣烤得椪皮微焦,據說這原本是師傅們烤餅時,撕下一小塊麵皮往爐裡測試溫度,由於味香皮脆,再塗上些許酸奶油,反成這道深受德國人喜愛的薄餅。


朋友旅居德國多年,返台長住後相約進餐,居然也帶我到天母的德國餐廳一嚐,後來便成了我諮詢德國食物與留學生活的顧問。

薄餅主要的食材多數是蔬食,烘烤前現做麵皮,有方形與圓形兩種,然後在表面抹上可烘烤的「鮮乳酪」(fromage blanc)或「酸乳酪」(Crème fraîche),我仔細觀察製作過程,用手機錄製製作全程,回家仔細分析,這可是我女兒此去德國天天會吃到的餐點,豈能不詳加研究?

想來我是多慮了,女兒從德國傳回來的食物照片反不見薄餅,其他各國食物也應有俱有,想來上了年紀了,江湖走多了、膽子變小了,乃疑神疑鬼,其實在台灣既然能有德國料理,在德國豈無台灣米飯?

在我這一代,米食是主食,早期出洋去西方國家,吃不到米飯半夜總會餓肚子,當時米飯做成的速食包鮮少,泡麵就成了必帶的止飢品,偶而要帶上一瓶醬油,在西洋麵點上淋上少許,可解思鄉之情。

洋人也不是沒有米飯,而是不知如何處理,水米比例不對就形似稀飯,自是少了香Q彈牙的嚼勁;其次稻種不同,總覺得少了有點黏而實不黏,有如親情般的台灣米粒味道。

專注在新鮮現做薄餅的年輕女師傅。(按圖看原圖)
不過喜歡米食的台灣人,我這一輩好像是末代了,尤其是兒女曾經在國外居住過一段時間者,麵食料理的名稱倒背如流,小女兒準備去德國遊學期間,連德國食物都先在台灣適應了,這家「溫德德式烘培餐館」的片子,我其實拍好許久了,等女兒出國後,我這才想起曾經和她去過這家德式餐館,回想起來,她一走了進去,兩三下就點好了餐,宛如是家中廚房般的熟悉,或許我根本就不用那麼擔心她吃不慣洋食吧?

米食的變化少,麵粉的搞頭多,那句「當思盤中飧,粒粒皆辛苦」千年下來,仍是以「粒粒」分明的本尊,也就是主要以一鍋飯的樣子呈現,麵粉的花樣則多到不可計數,頗受年輕世代的歡迎,我本自以為米食被世代交替了,所幸現在也有人開始研發米食漢堡、以米為食材的西方式創作料理了,阿彌陀佛。

用手機拍了影片來分享,希望大家會喜歡:



訂閱魚夫更多的影片

114台北市內湖區瑞光路513巷22弄11號
02 8751 3708

照片分享:




7967178996_afc5fe862e_b
Flickr 上的相片集 Wendel's 德國美食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