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5日 星期二

最後離開報社的人請關燈!然後呢?



從前有句話說:「一張好的照片勝過一千字的文章」,所以在美國新聞界裡「普立茲新聞獎」最引人注目之一的就是新聞攝影獎。

而對漫畫家來說,一張好的漫畫則是勝過一千張照片。

不過兩句話,很吊詭的,好像行不通了?

許多人問我怎麼<自由時報>上看不見我的漫畫了,原因很簡單,報社認為漫畫「沒人看」,稿費又多,所以乾脆不分作者,統統不用了。

我是台灣第一位「吳舜文新聞獎」新聞漫畫獎的得主,也是第一位沒有報章雜誌可以刊登漫畫的漫畫家,只是我本來就喜歡畫,於是在部落格裡繼續努力,自娛娛人,沒有稿費就靠讀者犒賞,雖然願給的並不多,但歡喜做、甘願受,還是勤奮創作。

倒楣的不只是我,美國《芝加哥太陽報》( Chicago Sun-Times)最近一口氣解僱了二十餘位專業攝影記者,只願以freelancer的關係合作,那沒人拍新聞照片怎麼辦呢?報社當局說,請其他的記者用iPhone拍,並且開設課程教授手機拍攝新聞照片。

這種現象,我真覺得有如日本的思想家福澤諭吉曾經說過的一句話:「我身經二世。」紙本和數位網路的兩個世代。

美國《Life》雜誌是我的時代裡的最愛,這雜誌深信照片會改變這個世界,最近有支短片將這本雜誌曾經造成重大影響的照片做了個總整理,雖是短短的預告,也很可觀:


America in Pictures: the Story of Life Magazine. from Milagro PR Atelier on Vimeo.

文章的出處來自於:

Amazing Documentary – ‘America in Pictures: The Story of Life Magazine’

一張好的照片在過去的時代裡真的可以比一千字的文章敍說更多的時代意義,我這半生畫過上萬張的新聞漫畫,也得過最高榮譽的新聞獎,但《自由時報》一口氣殺死所有新聞漫畫家,而《芝加哥太陽報》則殺了新聞攝影師,很可怪的,雖然也有些許零星抗議,好像也沒有掀起什麼腥風血雨,大家摸摸鼻子,居然好聚好散。

我在大學裡教的是數位科技,光是教用手機來攝影的課程部份就有將近三十堂,自已想想,倒可以去《芝加哥太陽報》應徵傳授手機拍新聞圖片的工作。

藉由數位科技的發展,所有過去視為專業的門檻都在被剷平中,報紙不再採用新聞攝影和漫畫,那只有文字怎會比網路好看?或者說,以後諸如美術、設計等工作都全部外包,連文字記者也一併以自由合約的方式聘雇公民記者?那會不會無所謂「總社」和辦公室,統統在虛擬網路裡進行?

這是有可能的,所以最後離開報社的人請關燈!

「紙本滅絕」的日子在美國預估是2017年,台灣呢?2024年!但依目前的網路趨勢看,一定會更早。

至少「大眾媒體」已死,現在都是分眾,大家各取所需,各顯本事的傳遞訊息,特定階級對媒體的操縱越來越無力。

至少「守門人」已死,現在人人都是公民記者,每個人都有手機,都可以報導、評論,建立個人的新聞權威。

那麼最終的結果有可能是新聞媒體的最終來源不再是報紙的專屬,這種現象稱之為:「小布裘莉」(Brangelina,是布萊德彼特和安潔莉娜裘莉兩人名字的合體),《數位新時代》(The New Digital Age)裡形容這種現象為:

他們(小布裘莉)自已雇人到軍事衝突區工作,再請工作人員從家中編輯前線傳回來的資訊,每天在他們的平台上刊登報導。這樣的開銷應該不高,肯定比主流新聞媒體還低,一些記者和特約記者甚至願意不支薪、免費工作,以換取曝光機會。不久之後,小布和裘莉將成為該新聞衝突區域相關新聞的最終來源⋯⋯」

簡單講,有可能媒體在新世紀的最新名稱不再是某某日報或時報,不再是某某電視新聞,而是某位名人或權威個人的品牌,千萬別妄自菲薄,至於要如何將本就利的永續經營下去?別用從前報社媒體的經營模式去思考,一定是嶄新的利潤源頭啦!

延伸閱讀:

紙本絕種,總編失業/我看反媒體壟斷的大結局!

最後一哩路!在 FB臉書裡,咱們真的有辦法幫忙贏回台灣嗎?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