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日 星期六

有西螺富,無西螺厝?記雲林西螺許捷發乾記茶行





有一回在日本東京遇見了黑川紀章的「中銀艙體大樓」,一付殘破老舊的模樣,不禁驚呼:「建築終究是廢墟!」

黑川紀章是日本「新陳代謝」派(Metabolism)的代表性人物,他在全球的許多作品我也參訪不少,其基本理論,我的理解是希望將都巿建築當成一種有機體,所以主張應該把房屋當成一個工業化預製的單元系統(PrefabricatedSystem),或一個「細胞」,買房子時指定何種廠牌或車款,隨時可以將細胞再植入其他的量體中。

「中銀膠囊大樓」就是這種思維下產生的怪物,由一個個居住單元堆叠起來的大樓,如今卻宛似都巿裡的癌細胞,拆除之議響起。

黑川紀章東京「中銀艙體大樓」,按圖看所有照片
這真是太ironic了!只是現在商業建築設計也實在脫不了蓋一間,然後Crl c、Crl v的複製模式建成大樓,這遲早也會統統變成廢墟吧?

我每回去參觀許多老建築,比如雲林西螺延平老街的古厝,總覺得這在今天已經不算建築學的範疇,而是一種凍結歷史文化的容器,我是從那棟老房子裡發生的故事的角度去看,不是建築史,也不是什麼結構學。

「許捷發乾記茶行」是一棟二間式的屋子(現在說「雙併」),始建於1935年,由屋主許金親自設計。

許金是在青壯時期從泉州渡海來台經營「捷發乾記茶行」,在台灣中南部規模不小,台中、嘉義、斗六、虎尾、大林都有茶行。

日治時期自然也有現代的所謂「都更」都市改造計畫,稱之為「市區改正」,至今台灣許多都市計畫仍然沿用當時的規畫。

市區改正及其後大正9年(1920)和昭和20年(1945) 的兩次「街市改正」,雲林縣西螺鎮的延平老街就是在日治時期昭和20年(1945年)時,在中央規畫的政策下,逐步蓋出來一條引進巴洛克式建築風格的街景,我們可以想像在國府來台大肆破壞之前,台灣許多城鎮街道應該宛如小歐洲般的美麗。

茶行分前中後三落,其實還有個後院,最前一落就是店面,中間的天井除了採光外,則可成為囤貨等工作的緩衝空間,最後才是居家隱私空間。

漢文化閩南式建築據我的了解是往横的方向擴展,宗族聚落裡任誰的房子也不可以高過家廟或宗祠,不過那應在農業社會的建築法式,許金經營茶葉貿易早已打破宗法,我比較有興趣的則是商人又如何在那個年代裡了解巴洛克的設計理念?許金每回出海從事商務活動皆有條理的整理繪製地圖,成為今日西螺文化的重要資產,若能解讀出來,恐怕是不可多得的歷史瑰寶。

這意謂著社會型態的轉變,緊扣著當時台灣發展的時代脈絡,只就山牆、女兒牆、灰泥柱頭等去欣賞建築之美還是不夠的,且展示一些同時代的器物是否相襯?也令人存疑。

我努力的試畫這棟築的外貎,總覺得一定是少畫了什麼靈魂?

數位時代,我旅行時不斷的用攝影記錄下來,讓台灣的影像在網路裡永存下去:



聯絡電話:05-5861444
住址:雲林縣西螺鎮延平路92號

照片分享:



   building01

Flickr 上的相片集 許捷發乾記茶行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