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9日 星期二

我的朋友都今人變古人了!國立台灣文學館






李昻、吳錦發等文學界的朋友來台南找我,我就會笑嘻嘻的帶他們到「國立台灣文學館」,走進去後,指著館內所蒐藏,他們那些不杇的文學作品都躺在玻璃櫃裡,乃羡慕的說:「喏,你們都今人變古人,蓋棺論定了。」

只有文學等藝術才是永遠的,其他人生的成就都是短暫的,在這裡我又有更深一層的體會。

1916年落成的台南州廳建築現在是「國立台灣文學館」的所在,本來是市政府,後來市府另覓他處,蓋了一棟實在不怎麼樣的建築,讓出來搬了過去。有朋友來台南找我City Tour,我一定會帶著他們繞繞「國立台灣文學館」,這有幾個原因:

其一、這棟建築和台北總統府、台北賓館、監察院、公賣局、原台中巿政府等建築均自同一人的手裡,即是建築天才森山松之助的作品。日治時期,日本有許多非常傑出的建築大師,在本土東京,公侯伯子男太多,多所掣肘,而不容易伸腳出手,於是到殖民地來發展,反而造就了許多經典建築;森山松之助是亞州建築家先驅辰野金吾的高徒,辰野金吾的建築特色後來發展出白色石帶搭配紅磚的「式樣建築」,對當時的殖民地台灣影響至深頗鉅,他的學生松之助在他的指導下來台灣發揮所學,更是具體的打造出日治時期台灣的建築風格。

日本在明治維新之後,開始引進西方建築理論與技術,其中英國人康得(Josiah Conder,1852-1920)1877年受邀來日,在東京設計了「上野東京帝國博物館」(Ueno Imperial Museum,1882)以及今天的「三菱一號美術館」(1894) ,並且在東京帝國大學培育了第一代的日本西化建築師如辰野金吾(Kingo Tatsuno, 1854-1919)、片山東熊 (Tokuma Katayama 1853-1917)、曾邇達藏(Tatsuno Sone,1853-1937)等,其中的辰野金吾後來留學英國,並且工作了一陣子,如今美崙美奐的日本帝國門面東京驛,最初就是由他所設計的,他也繼康得之後,成為東京大學建築系前身「工部大學校造家專科」的教授,他和他的門徒們,開啓了日本現代建築的新紀元。

二次大戰期間,1945年,台灣州廳曾被美軍空襲戰火焚毀南門路側,幾經修建,也一度閒置,1949年遇上了國府來台,國府自然無意維護所謂「日據」時期的「皇民化建築」,先挪為軍用,後又讓給了巿政府,年久失修,正面山牆上曼薩式屋頂(Mansard style)左衛塔圓頂(Dome)本來已經不見了,且一度面臨拆除的命運,1996年在成大建築系及文史工作者的努力下,終於保存了下來,2002年修復為現貎,恢復了昔日的風華。

國立台灣文學館夜景
其二、這裡是國家台灣文學館,陳列台灣文學先輩賴和、鍾肇政、巫永福、李喬乃至我的老友吳錦發、李昻等的作品,我可以很驕傲的跟來者介紹,這裡儲存著台灣人百年來重要的台灣魂,是台灣人精神的聖殿。

其三、這一帶有不僅有日治時代的建築,也有明鄭以及清治以來的孔廟文化園區,更有舊市議會,形成了台灣百餘年來的建築活博物館區,比較幾個時期的統治政權所留下旳建築遺跡,其中最沒有文化教養的,當然是台南老一輩經常數落的「沒讀冊兼沒衛生」的國民黨政權了。

台南國華街,往昔有「賊仔巿」之稱,許多軍事用品如兵仔衫等都被偷來這裡交易,我以前總是很納悶,既能盜賣軍需,貨源從何而來?後來才弄清楚原來這裡曾為「空軍供應司令部」,腐敗的軍隊,贓貨自是源源不絕了。

有一回辜寬敏夫婦來府城渡假,我就這麼引領他緩步在文學館中,途中遇見了許多文青,齊聲驚呼,索請簽名,逗得辜老大樂,最後在文學館的側翼咖啡廳歇息,辜老乃大發豪語:台灣人執政後,我就可以搬來台南住了!

用手機拍了影片來分享:



地址: 700台南市中西區中正路1號
電話:06 221 7201
服務時間: 星期二 09:00–21:00

照片分享:

IMG_1067.JPGIMG_1066.JPGIMG_1065.JPGIMG_1064.JPGIMG_1063.JPGIMG_1062.JPG
IMG_1061.JPGIMG_1060.JPGIMG_1059.JPGIMG_1058.JPGIMG_1057.JPGIMG_1056.JPG
IMG_1055.JPGIMG_1054.JPGIMG_1053.JPGIMG_1051.JPGIMG_1047.JPGIMG_1045.JPG
IMG_1045-1.JPGIMG_1044.JPGIMG_1043.JPGIMG_1042.JPGIMG_1041.JPGIMG_1039.JPG
Flickr 上的相片集 台灣台南國家文學館


延伸閱讀:

台南其實是可以成為台灣的小歐洲。
日治時期台南現代主義的建築趣味
神之雫、私雨、奧﹣﹣從毛鏗咖啡廳談建築的空間
德不孤,必有鄰﹣﹣辜寬敏先生遊台南,魚夫導覽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