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7日 星期五

遇見台南日治時期的大正浪漫:鶯料理

重建的鶯料理,只剩原中棟的一部份,上為他棟延伸而來的包廂,下為廚房,因此上下之間並無樓梯設置
日本「料亭政治」我年輕時即已聽聞,據說這種政治文化可以上溯自明治維新以後,政客們在料亭裡「會食」,吃吃喝喝之外並召來藝妓表演,在酒醉金迷的氛圍裡,許多白天滯礙難行的法案或不同的意見,兩、三下就「喬」好了,這種傳統,延續至今,人們呼之為日本政壇的「地下國會」,而此類料亭必得熟客或經人引介,否則不得其門而入,所以日本各大媒體為了打探消息,還得派駐記者蹲點守候。

我曾是媒體高層中人,對於政壇折衝之道當然略知一、二:多數為避人耳目,率皆往私人招待所跑,然後召來酒店美女作陪,白天在議場上或政論節目裡義正嚴詞,爭得面紅耳赤,晚上則你兄我弟,終於不分藍綠了。

政治人物我雖有往來,但君子之交淡如水,止乎禮罷了,且非黨派中人,「喬」事情當然不會找我,不過在第一次政黨輪替前,我們一群「文青」則是經常在一些便宜又很有台味的小店家飲酒唱歌,並訐譙統治者,藉此培養革命的情感,在野黨上台執政後,搖身一變,乃成達官顯貴,開始出入高檔大飯店,那些我們常去的小店家就此生意冷清,竟至倒閉。

這就像日本也曾「政權交代」,料亭老闆本來深恐生意將一落千丈,不料新貴上台,仍熱衷於「料亭政治」這種政治上的「傳統文化」,夜夜笙歌,乃有過之而無不及。

大正時期始於1912到1923年,那是日本從1905年的日俄戰爭後,元氣逐漸恢復,又適值歐戰爆發(第一次世界大戰),列強無暇東顧,於是大量的工業訂單湧向未受波及的日本,頓時取代歐洲成為世界工廠,資本社會形成,許多著名的商號如阪急百貨、可爾必思、松下電器等,都是在那個時代裡崛起的。

對於殖民地台灣來說,這是軍政轉向民政的時期,大正四年(1915)台南爆發了噍吧哖事件,大規模武裝暴動,事發兵敗後漢人抗日活動自此趨於式微;大正七年,田健治郎成為台灣首任文官總督,採懷柔政策,並積極改革,推行「內地延長主義」,實行市街改正,台灣巿鎮風貎為之耳目一新,並重整台灣行政區劃,也發佈教育令,確立教育體制,其中制定「法三號」引響甚深,終將日本法律適用範圍延伸至台灣。

台灣人向殖民政府爭取民主的重要歷史組織,諸如「新民會」、「台灣文化協會」等都是在大正時期組成的,當時的社會情勢看來是較為民主和多元的,生活水平也達到空前的水準,台南當然也不例外。

夜間以燈光投影方式呈現當年杯斛交錯的情景
「鶯料理」是在大正12年(1923)由天野久吉購地興建,原有的規模濶達兩百坪,七十坪庭院,一百三十餘坪的建築購造物,前後期建設共計有中棟、裡棟和表棟三座,周圍圍牆總長一百一十公尺,庭園佈置具有濃郁的和風情趣,由於瀕臨台南州廳、勸業銀行等重要政商區域,換句話說,就是府城在日治時期,日本人「料亭政治」的所在,而藝妓乃從今之「新町」(約中正路以南、海安路以西、府前路一帶,時為台灣最大的合法風化區)召喚而來。

1923年皇太子裕仁親王(後來的昭和天皇)來台南巡視,駐蹕於「知事府」,「鶯料理」則被指派為供應御膳,想必是頗為正統的日本料理,合皇室的口味罷?

當然,國府來台後,日人不得不放棄財產返回本居地,此處收歸國有,一度成為台南一中宿舍,最後棄之不顧,2008年颱風來臨,損壞情況更為嚴重,幾經轉折,終於恢復舊觀,於2013年的聖誕夜點燈重新啓用,作為新的觀光景點,和附近的重要日治時期建築連成一氣。

台灣人不時興「料亭政治」這一套,但事情也當然要喬,我聽聞過去巿長得派人去黑道議員老大的家中談判,沒酒喝、亦無藝妓表演,這要是讓日本政客知曉了,一定要大歎焚琴煮鶴也。

用手機拍回影分享:



台南巿中西區忠義路二段84巷18號

照片分享:




Flickr 上的相片集 鶯料理

1 意見:

gaxiong 提到...

這可說是三進三出列級古蹟之建築物也是傳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