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日 星期六

寒天飲冰,冷暖自知:作家朱天心會衝去買的公園號酸梅湯


公園號酸梅湯是伴隨著我年輕時抗爭遊行的回憶的。

每個時代都會有年輕人向既有的權威挑戰,我的時代亦復如是,只是那時期的遊行一旦啓動,絕不善罷干休,惟願愈益,堅此百忍,非得有個輸贏不可,往往一戰就是不能中途退卻,可不像現在的「周末革命家」,嘉年華會似的少了那種「悲壯」的氛圍,時間一到,自動解散回家。

當時只消遊行接近總統府,我則知曉要長期抗戰,就會熟門熟路繞到「公園號」去買杯酸梅湯補充體力再戰。時光荏苒,我後來巧遇老闆,問他這一味酸酸甜甜的「祖傳秘方」為何?他居然說,啊不就是一般防流感的藥材:甘草、陳梅、桂花、山楂罷了,最重要的是冰鎮,而不是加冰塊,當年生意鼎盛時,冰塊的價格再貴,他的進貨量大,自然沒人能如法泡製了。

這老牌的酸梅湯所在,日治時期原本是一棟寫字樓,我見過老照片,當時的衡陽街在巿街改正計畫後,煥然一新,兩旁林立的巴洛克式建築,宛若小歐洲街景般的令人動容,只可惜現在都慘遭無心文化保存的統治者與財團官商勾結拆除,位於懷寧街和衡陽路轉角處的這棟老房子,看來是無意間被保存了下來,至今雖然略顯殘破,但可以想見昔日的風華,我一直試圖想手繪出來,恢復舊時的情景,所以就開始蒐羅起相關的斷簡殘篇來了。

作家朱天心的小說《擊壤歌》裡也有段描述她在就讀北一女時,一下課就衝到這裡搶買酸梅湯喝,記錄的是那個年代台北人共同的記憶,當然也是我在台北生活了三十餘年裡重要的片段;1987年有段拍攝公園號酸梅湯的舊影片,背景聲音嘈雜,聽來應是政治集會,我的猜測是時為國民黨新連線的立委趙少康正在演講,時序為春天,更好的是讓我看到了疑似原本建築的牆面顏色,至於那條日治時期的巴洛克街道早己破壞得亂七八糟了。

我試著努力的把建築畫了下來,就以當下的色調為基準,畢竟很難考究本來面目,但將整體畫了出來。1987年的那段影片,作者顯然是信手拈來,卻勾動我心內深沈的許多往事,回顧當時爭取民主自由的政治理想,再看看今天的時局,彷彿寒天飲冰,冷暖自知,要說白忙一場,可能也算是結論之一吧?

2014年的三月22日,我又去了一趟,用手機拍了影像來分享:



地址: 100台北市中正區衡陽路2號
電話:02 2388 1091

照片分享:

02


food01

Flickr 上的相片集 公園號酸梅湯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