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7日 星期二

來去撈撈踅踅吔,說亭仔腳--台南金格蛋榚的現代建築




台灣文學老前輩吳濁流有一短篇小說《陳大人》描述日治時期一位巿井小民劉秀田在「亭仔腳」下劈竹篾,結果竟被他的外甥,當上巡官陳大人給惡狠狠的踢上一腳,他心想:我是你這「蕃仔鬼」的母舅,天頂天公,地下母舅公,出手教訓你諒也沒人敢插手,不料這外甥因戴了頂巡查補的帽子,就狐假虎威的說:

「在亭仔腳不得劈竹篾,違者要罰,你知道你犯了違警例嗎?」

結局自然是民不與官鬥,劉秀田硬生生的吞下這口氣。

這段文字讀來好氣又好笑,不過可以想知日治時期,亭仔腳是給人走的,不能當工作場所,如此遊客才能悠然自在的逛大街。

然而在日人立石鐵臣的木刻畫中,可以看到約1940年代台灣的亭仔腳被用來做「揀茶」的場所,想見管理因地制宜,只是另有一張刻畫台北大稻埕「茶館」,茶館前有階梯,梯前與之垂直者則為亭仔腳,路人逛街累了想喝杯茶,則可捨級而上。

「亭仔腳」在漢文化閩南式建築裡台灣算是比較常見,有人推測可能是從傳統街屋(店屋)前方便遮陽擋雨的立亭而來的,後來因為商業發達,而有諸如鹿港的「不見天」,形成一種連續性的頂蓋,而出現「亭仔腳」或「騎樓」的建築形式來,乃可「暑行不汗身,雨行不濡履」的安心逛街。

亭仔腳的寬窄看當地生意好壞而尺寸不同,不過我在金門則遇見一種所謂的「五腳基」的騎樓,「腳基」一詞係馬來語Kaki轉音而來,原意是一個feet,當地在英國人統治下,騎樓統一規定5 feets寬,所以那應是由金門人「落番」帶回來的一種建築樣式。



另一位文壇前輩,台南出生的許達然對「亭仔腳」情有獨鍾,有詩為證:

亭仔腳 亭仔腳 你到底有幾隻腳

日頭赤焰焰 有你幫阮擋

下雨下綿綿 有你幫阮遮

有人嫌你醜 嫌你賺沒三塊錢

但是有人愛你寫成章

講你撲實 實用 浪漫 and 舒適

不過在我a心中 你永遠是我a亭仔腳

因為你有我細漢a回憶

亭仔腳 亭仔腳 你到底有幾百隻腳

亭仔腳是許達然的最喜歡的公共空間,他說:

這空間不但是店鋪房檐展開的一橫長廊,也是列柱撐持的一座涼亭。 柱不是門,亭仔腳不悶;不是壁,亭仔腳不閉。 無門無牆的亭仔腳本來要擋住的不過是一個太陽,竟也抹掉了整片天空。 而且廊下走就不在乎天空到底在哪裡藍與黑了。上街在廊下走,可以逍遙可以匆忙。

走在亭仔腳,店東做店東的,我們看我們的,用許達然的叠字筆法,就是:「我們有時微笑著走進去,沒坐到椅子,就看到很多商品,商品商品商品商品,看夠了商品,我們走出來看人, 看不買東西的人、看買不到東西的人、看無錢可買東西的人、看無東西可賣的人、看賣東西的人、看買東西的人、看賣不出東西的攤販依柱喘氣。


這些敘述真是把亭仔腳的功用說得趣味盎然。

台南許多舊建築,其實還保留了「亭仔腳」的趣味,但漸漸的因缺乏管理,形成高低起伏不一的非無障礙環境,致使許多觀光客在遊街時抱怨連連,巿府經過多年的努力才說服部份店家配合,改成花樣一式的地磚,整平坎坷。

「金格蛋榚」所在的小洋樓,原本是被大型廣告招牌包得密不通風,宛似包在黑袍裡的阿拉伯女人,也不知長得圓或扁?忽然有一天,大興土木,拆去外皮,恢復本來面貎,又重新粉刷一番,以嶄新之姿面對世人,這蛋榚店一夕之間變得氣質高雅,遠觀猶如出身名門的大家閨秀,且像極了百年老店,在大門前的柱子旁又增添了一帖解說:

金格「小洋樓」本事--亭仔腳的幸福滋味

「長崎本舖」在1965年由日本來台灣成立分公司,當時即在台南巿西門路與宮後街口這座小屋厝成立台南的分店,1980年由金格承接長崎本鋪經營權後,金格亦繼續承租,至今已有32年的歷史,由於這座三層樓的屋舍年代久遠,我們暱稱它為「小洋樓」。

金格「小洋樓」實際的建築年份已不可考,據屋主描述,日據(治)時期由他們長輩買下這棟房子,當時西門路這一帶為大女戈火華熱鬧的布巿、巿長,曾陸續出租給布商、藥行、水果商⋯⋯等,附近也有許多類似這樣的洋樓建築,可以想見當年巿街的繁華景緻。


1923年日本關東大地震後,許多日本建築設計朝向西方現代建築形的理念與先進的結構技術,並逐漸演化成「現代主義」風格的設計,許多對於傳統建築的反制思維也孕育而生,例如:「反」對稱、「反」裝飾、「反」厚重⋯⋯等,「小洋樓」的建築風格,較偏向日據(治)時期後期現代主義的簡約、強調機能實用的風格,例如:三樓小陽台的設計,相較於傳統建築來說更強調實用開放的機能性;窗格的設計線條簡單俐落不綴飾;相較於維多利亞式、巴洛克式的風格,山牆的雕花也簡化許多,特別是大膽直接的横線條運用也是當時建築的主流風格。


按圖看原尺寸
儘管巿府早就制定了獎勵辦法規觀商家讓古建築恢復外觀,但如「金格蛋榚」這般有品味的店家並不多, 大部份仍以為壓克力、帆布店招上大大的印刷字就可以吸引來客,也不管其實內在的歷史古厝才是寶,這可真應了「焚琴煮鶴從來有,憐香惜玉幾人知?」的老話。

台灣人愛「踅街」,四界撈撈,在香港,這種意念被納入大賣場的建築格局裡,如香港旺角朗豪坊,從下到上不是「爬樓梯」而是一路沿走道迤邐蜿蜒而上,仿若踅街;日本安藤忠雄的同潤會青山公寓改建案亦復如是,據說是從日語裡的「回遊」概念而來,在這些空間裡走動,繞來繞去會忽然發現同伴走到對面去,興奮的招手呼叫,頗富踅街的樂趣,令人樂此不疲。

我曾在東京由飯店一路拖著行李往車站去,旅行箱下的小輪子一路滾動,完全沒有任何障礙,不必暫停上下搬動,在台灣,許多城巿,不用說那柏油路上的坑坑洞洞了,連亭仔腳都起起伏伏,萬一不小心跌個倒栽蔥,也只能牛糞糊糊自認倒楣,倒底什麼時候才能還我亭仔腳的幸福啊?

用手機拍得影像分享:



地址: 700台南巿中西區西門路二段275號
電話:06 2242200

照片分享:

按圖看所有照片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