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31日 星期四

清潔溜溜吃虱目魚頭而不被簎到的五招秘技大公開!

魚夫手繪魚頭,按圖看大圖



說到吃魚頭其實是蠻具爭議性的,大抵在「營養」和「吃法」上意見分歧,吵吵鬧鬧,喋喋不休。

「見頭三分補」是台灣人的俗諺,漢字文章裡也有「一個魚頭三分蔘」之說,看來魚頭傳統上乃被視為滋補之物。

有則笑話,說猶太人比較聰明的緣故是因為愛吃魚頭,於是一位非猶太人就跟他們買吃了會變聰明的魚頭,且連吃七天就可以見「療效」,但價錢高了一點,那人吃到了第六顆,發現並無顯著效果,便去找猶太人理論,猶太人不急不徐的回答:「喏,你不是發現魚頭比人貴又沒啥小路用,而變得聰明起來了嗎?」

這笑話雖不能就此證明猶太人就是愛吃魚頭,但在歐美國家,魚頭還未到巿場叫賣,上岸前就被截了去,大體上啖食魚頭者鮮少矣。

西方有句話說:「魚從頭臭起」(Fish begins to stink at the head),近似於咱們「上樑不正下樑歪」的意思,也就是說「魚頭」其實不是什麼好詞。我曾加美國加州和友人海釣,回程時,心想今天有海魚料理端上桌了,孰料靠岸時,美國長大的友人熱心在船上先行處理魚獲,我乃眼睜睜的看著他把魚頭珍饈切除丟進海裡去了。

吃魚頭到底好不好?台灣毒物研究專家,已故的「俠醫」林杰樑曾在臉書貼文,吃魚的健康十點裡第二條就規定:「魚要吃巴掌以下的小型魚,因大魚吃多了小魚,也會在體內累積毒素。盡量吃海魚,不吃魚頭及內臟,每週吃四兩 。」

奈何不吃魚頭?醫學上的解釋大概就是說魚頭容易累積魚身上的毒素,不宜食之,然而,酷嗜此物者仍欲罷不能。

食魚頭的嘴唇動作台語稱之為「舌允」(電腦並無此字),發音近似「趁」,就是靠吸吮其間的盞盞微肉來品嚐,而魚骨則得吐出來才不會被「簎」到,這一吞一吐中,魚刺堆積如山,或掉落滿地,於用餐禮儀上委實不雅,聽說在德國尤屬禁忌。

從前我看過台灣名人嚴長壽開膛剥蟹示範吃蟳的禮數,那真有如庖丁解牛「依乎天理,批大郤,導大窾」,最後神乎其技的將空殻殘肢拼回完整軀身,狀極優雅,舉座稱羡,掌聲如雷,但古來聖賢皆寂寞,學得來的人還是不多。

魚頭,按圖看所有圖片
不過在台南小攤上吃碗虱目魚,放浪形骸又何妨?大可不必割不正、席不正不食,吃不吃魚頭,也端視個人喜惡,總以適量為原則。我每回見人食魚頭,總覺得那是特異功能,歎為觀止,何以能將魚頭在口舌間一番攪弄,又一根根的吐出,竟至將魚刺、魚骨堆積成一座小丘!每有店家詢問我要不要也來一盤,總是自慚技不如人,只好敬謝不敏,一日,台南「阿憨鹹粥」的老闆娘忽然興緻大發要親授秘技,這本事原不輕易示人,只有「阿凸仔」洋人或「阿本仔」來才會拿出這套看家本領,我當下詳細筆記,總結為五招:

其一為先食魚眼,自然以舌尖輕輕吸吮,方能盡嚐其味。

其二為取其兩鰓,在唇齒間上下沾舔,汲其汁液,如此據稱滋味甚美。

其三為接吻,即食魚唇。

其四為食魚頭背上的細肉。

其五才是將魚頭骨裡佈滿的碎肉一一挑出,吃乾抺淨。

我雖有幸獲密傳衣缽,可恨資質魯鈍,不管螃蟹或魚頭,至今都不知如何下箸,只能劃空咄咄空餘恨也。

用手機拍得影像分享:


地址:台南巿 704公園南路169號
電話:06 221 8699

照片分享:
舀虱目魚粥的女人,按圖看所有圖片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