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7日 星期三

我是馬迷!

金門友人的喬安馬場。(按圖看原圖

到了我這種年紀,酬酢場合裡士紳們最愛提及的休閒活動便是「高爾夫」,但我並不喜歡這種走走停停的運動,一路揮桿前進,其實閒磕牙者多,肢體運動者寡,且聊著聊著便鑽「第十九洞」去了,我懷疑這是台語俗諺說的:「上卌就袂攝」,一個人過了四十歲便不再是一尾活龍,在那回事上只能掇著肩氣喘咻咻,於是唯有追著一顆小白球,兀自在那裡生悶氣了。

不過人家在說打球,你在哪裡談騎馬,雞同鴨講,實在很討人厭,所以我擠不進上流社會,做生意當然不會成功,唯一取得兩者平衡的經驗是曾受邀到香港賽馬會「雙魚河鄉村會所」(Hong Kong Jockey Club)奔馳於高爾夫球場上的馬道,小白球沒打中我,我也沒踩傷了那些打球的富商巨賈,雙方平手。

如就回春壯陽而言還是騎馬罷!騎馬後,日久練就銅澆鐵鑄,模樣威猛,那麼就算年過不惑,再也不會只剩一支嘴了。

初試騎馬,先是肩部、大腿等頗感酸痛,那是因為緊張而全身緊繃,不消十分鐘,便好像驅車於一大段坑坑洞洞的顛簸路面,全身206塊骨頭都快一一分解了,此時大汗淋漓,待上馬的鞍次多了,能夠身隨意轉,完全放輕鬆,一日忽然覺酸痛移位,,轉到腰間與小腿上去了,這才算漸入佳境,練到了竅門,於是肚腩、腰圍明顯消瘦下去,衣帶漸寬終不悔,悔啥?我花錢吃藥減肥都不一定買得到呢!

騎馬出遊後歸,這是回頭馬。(按圖看原圖)
騎馬這種運動,講究的是人與馬之間的心靈交流,必也雙方默契十足,如此騎乘下來,方能有若跳探戈那般的抃風舞潤行雲如水,人馬合一。

我的馬友說,騎馬和做巫山雲雨的事簡直沒啥兩樣,最忌翻身上馬,便強要跑發,收勒不住去也,自然要先與馬兒周旋熱身,兩相調情,或緩步圈成,或快步打浪,那馬會欺生的,你的胯下功夫生疏,便被馬兒扛著團團轉,所以初期先相互探底,測其斤兩,待馬兒服了你的神威,再拍馬舞鞭,揚塵而去。

所謂胯下功夫,不是使死力,個中奧妙,全靠肢體語言。馬不會聽人話,不是你出聲恫嚇,用力鞭打,便能叫牠左轉、右轉、前進、後退,也不是你多放兩個銅板,即可前後擺動的電力洛克馬,要馬明白你要做什麼,沒有任何捷徑,一回生、兩回熟,多加練習,方能領悟出個中溫柔互動的道理來。

多數愛騎馬的人會得「馬癌」,症狀不輸給颱風天那些在瘋狗浪裡冒著生命危險仍堅持磯釣的朋友們;騎馬玩樂,風雨無阻,沒事還苦讀馬經,看遍所有關於馬的影片,對馬愛到深處無怨尤, 且幫馬洗澡、塗指甲油(馬蹄油)、治皮膚病,三不五時,更饗以胡蘿蔔、蘋果等美味,百般討好,曲意奉承,跟養個小妾沒啥兩樣,而馬兒也知老闆心意,沒事乖乖待在馬廄,就只等老爺前來燕好。

古人愛馬,所以給馬兒取的名字都響亮得不得了,如「赤兔馬」、「火炭赤馬」、「踏雪烏騅」、「五明千里黃花馬」等等,就像現代人買車那樣,英雄座騎,風馳電掣的廠牌少不了,不過馬有靈性,浪有高低起伏不同,騎馬像評量粉黛,短長肥瘦各有態,好比那PLAYBOY雜誌的老闆海芙那,一生讓許多美女脫光光,如果你問他哪個「馬子」最優?包管得到一個「各有特色,無從比較」的答案,但熱愛騎馬者不只男性,馬路上的女人和馬背上的女人,其美姿迥然不同。


金門海灘馬行,2005年拍的

馬路上「矮擱肥擱短」的女人,上馬之後,從馬腳下望去,腿長由馬身撐起,忽然毫無痕跡的斷鶴繼鳧,從此夠格去拍絲襪廣告了。唐朝詩人杜甫的「哀江頭」:「輦前才人帶弓箭,白馬嚼齧黃金勒;翻身向天仰射雲,一箭正墜雙飛翼。」描述皇帝輦車前的侍從女宮,騎馬備弓,表演精湛的射箭功夫,想來這要是能夠重現江湖,畫面一定美得叫人如痴如醉,驚為眾仙女下凡。

我的那些酒肉朋友,也有三、兩位被我慫恿去騎馬的。過去他們入夜後,便是去泡夜店,三瓦兩舍,燈紅酒綠,喝不死不回家,策騎之後,完全變了個樣,每天儘管早睡早起,爭取時間騎馬去哦!現在也不打球了,倒羡慕起我那回去香港飛鞚奔騰躍上果嶺的滋味來了。

尤其是出國騎馬,或信步於鳥道高原去,人煙小徑通的所在;或身騎飛龍耳生風,襲步狂奔於海濱怒濤之中,特別是在秋冬之秋,享受那飲馬渡秋水,水寒風似刀的痛快感;愛騎馬的人率皆會去用心去體會從馬蹄傳來踩在草坪、沙灘、柏油、山林小徑等的不同感受,那都會傳導到騎乘者的中樞神經,因此為什麼古人會有「賭勝馬蹄下,由來輕七尺」愛騎馬竟不顧性命安危之歎了。

學習騎馬,有人專注於馬術的花步訓練,有人則像拼命三郎般的猛跳障礙。我自習馬術以來,或騎或跳,甚至被拱下馬背來當場摔成三魂蕩蕩、七魄悠悠,但仍樂此不疲,每逢出國,必先上網蒐尋馬場,聽聞有人舉辦野外騎馬大會,便熱血欲報名參加,管他英式或美式馬鞍,屁股磨破了皮,小事一樁,台灣、香港之外曾在美國西雅圖策馬登頂,去看人跳飛行傘;也曾在中國福建漳浦躍馬中原,更有一回,在新加坡聖陶沙仍堅持在鼻屎大的小馬場繞上兩圈。

在台灣,從台灣頭八里沙灘到台灣尾墾丁車城的諸多馬場我也拜訪過不知多少,但最令我留連忘返的還是好友在金門自設的「喬安馬場」。

友人在十幾年前經由我的介紹接觸騎馬的樂趣,居然改善了他多年的僵直性脊椎炎,回到金門後決意找地蓋馬廐,從一匹馬養起到最高曾有二十餘匹,這馬場就在海濱,可遠眺廈門,無人沙灘長達數公里,我們經常一路快馬加鞭,狂奔於夕陽美景之中;又由於金門是漢文化閩南建築的活博物館,策馬穿入村落之中,彷彿古代響馬賊入村打劫,饒富趣味,所以我遇有假期便往金門飛,偷得浮生半日閒,在金馬騎馬最是快意人生。

用手機拍得金門騎馬影片來分享:



在與人清談時,通常說到休閒,我的馬經一出口,乃興緻勃勃,口若懸河,說到緊要處,萬馬奔騰,眉飛色舞,忽然對方不甘示弱,插進一句:「我有哇!我也有騎過馬咧!小時候在廟口,還有⋯⋯還有一次在遊樂園!」此時,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喚美酒,牛頭不對馬嘴,這種休旅品質,洒家今晚不如喝醉算了。

左起喬安馬場主人葉錦湖、前內政部長余政憲、魚夫,2014年。(按圖看所有圖片)
建議商家:

喬安休閒馬術俱樂部
金門縣金寧鄉下埔下303號
電話:(082)323514

悠客馬場
地址: 944屏東縣車城鄉統埔路23號
電話:08 882 1122

娜魯灣馬莊
中國福建省漳州巿漳浦湖西金鯉工業區
連絡人:陳金鼎 電話:18054967996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