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1日 星期二

重繪嘉義驛昔日風華--這裡不應再是火車站,而應該是和平紀念館

嘉義驛

母親大人的「後頭厝」有許多人住在嘉義,我從小就常被帶到嘉義火車站前親戚家渡過寒暑假,所以站前的廣場是我兒時玩耍的所在,記憶中火車站是很漂亮的一棟建築,規模宏偉,廣場寬濶,車水馬龍,煞是熱鬧,簡直就是好一大座遊樂場。

現在我也常去嘉義蠕蠕趖,旅遊之外,自然不忘雞肉飯、粿仔湯或砂鍋魚頭等等美食,但鮮少搭火車了,一日回想起來,便特地停車徒步繞行,這才發現原來站前增建了一座遮雨的走廊,完全掩蓋了她的美麗,牆體塗上了一層又一層厚厚的油漆,我心血來潮,想手繪來模擬舊觀,觀察許久遲遲不敢下筆,無法確定原來究係什麼顏色?我不又不敢硬剝古蹟的漆皮乃查訪老照片,亦率皆老舊泛黄,色彩失真,後來只好憑幼時印象想當然耳的決定其色澤。

西洋古早建築,表面日久佈滿污炱,便儘量使用藥水洗滌,使其恢復昔日風華;在中華文化裡就是塗脂抹粉來掩過飾非。嘉義火車站在我小時候是嬉戲的場所,卻是上一代的「悲情嘉義驛」,二二八事件期間,國民黨軍隊在驛前槍殺一批批的台灣精英,包含前輩畫家陳澄波先生,在我所受的教育裡,這些悲慘事件在成長階段裡完全遭到掩蓋,如今我所畫出來的嘉義驛卻是如此靜謐,彷彿從不曾沾染血腥,車站往來的熙攘人群更是少有人驚覺過去的故事,而我是這樣想的,嘉義火車站不該再是一個火車站,最好是一處和平紀念公園,期能平撫家屬的冤屈,眾人能緬懷過去,記取歷史的教訓,希望最終能轉型正義,重新出發,所以畫面肅穆安靜才是對的吧!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