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6日 星期一

我這一代一定要畫出來,努力保存台灣人的共同記憶--重繪台南火車站前東屋旅館

日治時期的台南東屋旅館其實就是今天臺南飯店的大略位置

現在由鐵路來台南,一出站,便望見台南大飯店,當年姷某和我結婚時,歸寧的喜宴就是在這家飯店舉行的。

1964年旅日台僑鄭旺及鄭添根兄弟為了回饋故里,決定捨台北而就台南建造一座具國際水準的飯店。鄭氏兄弟出身台南,鄭旺(1912-1983)於1931年,約十八、九歲時被家族長輩派往神戶成功的與「高島真珠」展開交易,也與著名的「御木本幸吉真珠」、「山勝真珠」等建立良好關係,並設立「鄭旺真珠會社」,隨後其弟鄭水木與鄭添根相繼來到協助經營,戰後日本投降,國家交由「盟軍最高司令官總司令部(General headquarters, GHQ )看管,一度嚴格審查真珠買賣,後因歐美需求量大增,GHQ逐步解除管制,來自戰勝國台灣的鄭旺兄弟地位水漲船高,事業蒸蒸日上,人稱「真珠王」,再遇「共匪」謀我日亟,鄭旺轉而積極關懷台灣同鄉,後來更進一步組成「東帝士」集團,也投資「丸和企業」、「東成地毯」、「東和紡織」,即是後來所謂「台南幫」的組成伊始。而這一對兄弟和我那位也是台南人旅日的岳父甚為熟稔,因此將喜宴辦在台南大飯店。

現在的台南飯店是以為前的東屋旅館大概的範圍
台南大飯店在日治時期原址大略範圍是「東屋旅館」,約建於1920年代,史料裡說明為當時台南最大的木結構民居,立面非常廣濶樓高兩層,後來在右側又增建一棟,隔鄰的「勸業銀行台南支行」中間是為「明治町」,即今之成功路。

這大約是1936年後的台南火車站廣場建物的簡略示意圖。
如果是在日治時期1920年代起來府城,那麼從第一代也是木架構的車站走出來,即可投宿「東屋旅館」,一晚多少錢呢?依「國家圖書館」印行的《日治時期的臺南》一書所述,在臺南地區旅館的收費等級分為3-5圓、2-4圓、1.5-2.5圓與1.5-2圓四個等級,其中「近江屋」(現臺南公會堂與開隆宮之間的巷弄裡)屬第四級而最貴的是「四春園」,許多名人皆曾住宿於此,但「東屋旅館」一度亦屬最高級。

張良澤教授和其研究伙伴高坂嘉玲編纂的《日治時期(1895-1945)繪葉書:臺灣風景明信片,台南州卷》中蒐集了許多日人來台南遊歷的文章中,我發現許多提及東屋旅館的文字記載:

如1927年(昭和2年)日人春日賢一的《臺灣遊記》曾經提及:

臺南車站前的廣場寬廣舒適,恐怕是本島所有車站第一。這裡有後藤民政長官充滿活力姿勢的銅像,另一邊還有一棟大榕樹垂著無數氣根,樹蔭籠罩著一大片廣場,一部漂亮的計程車在樹下乘涼待客。沈穩安詳的南國風光。

    我住宿於站前的東屋旅館。很漂亮。晚上舊友來訪,歡談至深夜。

再如1927年吉野豐次郎的〈臺南遊〉:

我們於上午11時從番子田站出發,11時49分抵達臺南車站。先進站前的東屋旅館吃午飯,下午坐計程車出遊市區。首先看到旅館前的車站大廣場的大榕樹而一驚。左轉就到了臺南公園。

可見那個年頭裡,台南火車站前已有計程車業者,至於那棵巨大榕樹的身影,一直到1936年第二代車站建成,從老照片中辨識,依然存在。

計程車之外,也有人力車,松波寅吉於1931年來到台南,也留下了記載:

臺南是歷史的都市。野人不愛坐汽車,雇用人力車悠悠自適,隨心所欲巡覽市區。

出東屋旅館,左轉,寒風襲來,砂塵飛舞。來臺難得遇寒流,雖奇拔,但有些困擾。扣緊衣帽,仍會寒抖。

可能到了1943年東屋仍是一流的旅館。生田花世於是年到來,也說:「東屋是臺南一流的旅館。女侍們也漂亮,房間也乾淨,庭園的造景特講究。

東屋原為日人經營,終戰後,日人遭到遣返,按當時的規定,所有日本人離開台灣只能攜帶當時日本境內平均一個月的生活費,那麼旅館有無財產移轉繼續營業?我從一張1950年代的照片仔細端詳,發現屋瓦已經腐朽,可能已關門大吉,後來在一場聚會中,遇見一位終戰(1945)當年出生的長者,他說小時候到府城曾經住過,不過已不算什麼高級旅館了。

我就著糊糢的老照片,再加上大量的文字資料參考,大約可以畫出東屋的輪廓樣貎,當年對東屋存留印象者,應該都至少有七十以上的歲數了,且我已年過半百,這段台灣人的共同記憶我一定要畫出來,留給後世一起來回味日治時期到國府來台1962年前台南站前的況味。

用手機拍了影像來分享:



地址: 700台南市中西區成功路1號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