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9日 星期六

來談菜霸與小癟三,韓國瑜與段宜康

魚夫政治動畫20161029
1988年起,我曾經花費數年的時間,深入台灣309個鄉鎮市去做地方派系調查,洋洋灑灑的報告書後來全部登在自立報系上,有一回,我在中央圖書館裡發現:刊載報告的那些報紙檔案被翻得頁角捲起、破爛不堪,後來才知道原來許多人都拿著我的報導去當碩博士論文引述的資料。

當時有件事令我想不通,為什麼地方議會裡的議員背景許多是黑道?黑道為什麼在自己的家鄉沒被唾棄反而當選議員,有人說是因為買票,但我仔細觀察,並非如此!

立委段宜康摃上韓國瑜,段宜康批評台北農產公司總經理韓國瑜為「菜霸」,而韓國瑜則大罵段宜康是「小癟三立委」。

段宜康在他的臉書上寫了一大堆:

韓國瑜接任農産公司總經理之後,開始新政策:

逢年過節,就向從事水果買賣的董事採購水果禮盒,來送給員工和公關饋贈之用(不曉得算不算關係人交易?)。

這真是一舉兩得的高招。一來討好了董事;二來公司總有人得到好處。
例如今年端午節,台北農産公司就向一位「業者董事」,買了進口的加洲水蜜桃。

原本一箱24顆,成本是850元,平均每顆35.4元。改裝為10顆一盒的禮盒,每盒以1200元,平均每顆變成120元賣給農産公司。
公司向這位董事買了1千盒水蜜桃禮盒。

剛過沒多久的中秋節,台北農産又向不只一位業者董事,買了大批文旦來送禮。

其中一位董事,以冒稱麻豆文旦的花蓮柚子賣給公司。原本的成本1箱只有4百元;台北農産卻以1箱1200元的高價買了1千箱。

其實去年中秋節,農産公司已經向這位董事買過「假麻豆文旦」了。

去年以每箱950元的價格,也買了1千箱。但因為品相太差,高層不敢當拿來當成公司送禮禮品。

按理說,農産公司應該退貨;就算怕得罪董事;至少也得「減價驗收」才對呀。

結果都不是,這家公司做了一件沒人想得到的事。

公司高層下令叫員工動手,把柚子改裝到沒有麻豆文旦字樣的紙箱(內裝數量不變)後;重新辦理進貨,再以每箱380元的低價拍賣脫手。
這位業者董事拿走了每箱950元的暴利;但重新包裝的成本不算,每箱柚子,農產公司就損失了570元。

去年過年,台北農産向一位家人相繼擔任董事的業者,買了一批6公斤裝的茂谷柑。

成本每公斤40元,1箱只要240元。農產公司卻以將近4倍的950元,向這位業者董事進貨1500箱。

這3年來,韓國瑜主政的台北農産運銷公司,不知幹了多少件類似的荒唐事?

這場戰爭是張榮味、韓國瑜連手再加上舊有的國民殘存黑金勢力,正面對抗台北市長柯文哲,照理講,為了新聞平衡我還得引述韓國瑜的說法,不過我的重點不在這裡,上面說的黑道為什麼會當選民意代表?我得到的結論是除了買票外,就是:

從政的黑道並不魚肉本鄉,而是魚肉他鄉!

黑道不只不魚肉本鄉,還特別照顧本鄉,他們會在他鄉包娼包賭,會去搶食砂石生意等,但對本鄉鄉民卻有求必應,這就是黑道能在地方上生存,進而進入議會,甚至當選地方首長的原因。

日本時代,殖民政府為了治安,乃規定每十戶為一甲,十甲為一保,甲設甲長,保立保正,保正是官派,挑選地方有名望的人為之,後來有議員制度,亦復如是,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裡,許多台灣人的腦袋就認為議員因為在動亂之際出來維持治安,然而,就像嘉義「市參議員」一般,像國寶級畫家陳澄波、像大善人潘木枝醫師等等,後來都被國民黨軍隊未經審判,槍殺於火車站前,反成「淒慘議員」。

國民黨政府來到台灣以後,實施所謂地方自治,會和這個外來政權結合的人,用肚臍想也知道,都是一些「鱸鰻田chhoā」,敗壞台灣基層政治莫此為甚,但他們不必魚肉本鄉,來去農產公司也不錯哦!

1 意見:

Khinhuann Li 提到...

「鱸鰻田tshuā」 真可能是鱸鰻蟲豸(蟲thuā),可能有人kā th ê音講做tsh, mā 有可能是聽毋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