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26日 星期一

學生扮納粹、校長辭職,誰精神錯亂了?舉建國中學為例!

建國中學校門口內的「蔣公」銅像
新竹光復中學的學生因為學校在校慶時舉辦變裝活動,一群猴囝仔化身納粹軍隊,高舉納粹旗幟並自製虎式戰車,這果然引起轟動,登上外媒版面,引發國際諸如德國、以色列的公開譴責,校長程曉銘出面,喊著要辭職。



老實說,這件事不是一位校長辭職就可以了結,卻正是這個國家從來沒有轉型正義的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我來簡單說個例子:




現在只消到台北市中正區南海路54號的「二二八國家紀念館」去參觀,裡頭常設展告訴人們當年的國民黨軍隊如何的殘殺人民等等,而蔣介石是如何的專制獨裁云云,展覽的末了,還叮嚀「成立真相和解委員會,對軍事政權侵害人權案件採取究責或究罪,以期恢復正義,並成為可重新賦予信任的民主政體,是各國轉型正義的作法,但臺灣仍留下民主未竟之業。」


二二八紀念館

來轉型正義不成,還「留下民主未竟之業」,可是一邊在紀念二二八事件裡紀念被蔣介石的國民黨軍隊殘害的英靈,出門後走沒幾步路,隔壁南海路56號的建國中學大門口裡卻供奉著一座蔣介石的銅像,這不是在教建中的學生要崇拜殺人魔嗎?這難道不會使孩子們精神錯亂嗎?

有位署名梁晨的作者,投書「獨立評論@天下雜誌」指出德國人對納粹過去的罪行有「永恆的責任」,所以德國轉型正義的進程可以被形容是「在路上」:

這個「在路上」一共有三種意涵。第一個代表這是一個進行式,德國社會與德國政府持續對於納粹時代的反省與檢討。第二個則是關於德國在重建與還原史實的努力,包括在德國旅行的路上,旅人到處都可以看見的歷史博物館及展覽館。最後一個在路上,則是指現代德國年輕一代並不只是被動地從教科書上面對納粹,他們是在日常生活中,或甚至是在旅行的路上,學習如何面對自己的歷史。


台灣至今仍只看到紀念館等形式上的轉型正義,我們的年輕一代在教科書上看不到二二八的真相,卻在日常生活中進校門要瞻仰獨裁者,在旅行中更不可能有機會學習面面對自己的歷史。

光復中學的學生不知扮納粹的嚴重性,那是理所當然的,這個國家貫輸給孩子的就是精神錯亂式的教育,導致一位校長辭職,這也不過就是凸顯這個國家所謂的轉型正義⋯⋯轉個X!
從前畫的一張漫畫,獨裁者蔣介石銅像至今還供人膜拜中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