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6日 星期五

不該被遺忘的正義與勇氣,這居然是給日本人寫出來的台灣英雄故事!

228事件受難者湯德章先生在自家二樓留下的身影。
照片來源:陳聰深先生提供,摘自陳銘城FB個人專頁

因為住在台南的關係,只要是騎鐵馬出門幾乎都會經過國家文學館前的湯德章紀念公園,台南人稱「石像」,一度改稱「民生綠園」 ,在清晨的罩霧裡總覺得眼前依稀看到228事件時,國民黨軍隊殘暴殺人的景像,彷彿槍聲仍在空氣中迴盪⋯⋯



我來台南住了將近十年了,湯德章的故事聽過許多,而好友陳銘城專研228事件和其後的白色恐怖,最近在他的FB裡將湯德章的故事寫得很完整,徵得他的同意,我將原文轉載,希望更多的台灣人知道湯德章的故事:(標點符號部份改成全形,排版較為完整)

湯德章在228被槍殺,台灣高院判他無罪,但他已死亡。

湯德章1907年生於台南縣玉井鄉。父親新居德藏(原姓坂井,但被收養,改姓新居。)是日本警察,擔任南化派駐所巡察部長時,生下湯德章和他姐姐湯柳,姐弟都從母姓,湯父新居德藏,在噍叭年事件遇害,母子被救出,湯德章被一楊姓中醫扶養長大。

1921年湯德章考上台南師範,買不起制服,穿母親縫製的衣服,被校方責怪服裝不符規定,因而輟學,回玉井耕讀,為人燒炭和習武。不久,考上警察練習所,在台南警察局,先後當巡查、巡查部長、警部(警官)。

但台灣人與日本人身份不平等。一位日本人醫師,駕車撞死台灣青年,卻利用權勢,阻止警方辦案,湯德章不低頭,要追究到底,卻迫於警局高階壓力,無奈他只有辭職離去。

1939年,他請叔父收他為養子,改名:「坂本德章」。辭警官後,他帶妻兒到日本,在叔叔支持下,到中央大學法學部旁聽。1942年通過高等文官司法科資格,次年又通過高等文官行政科資格,他不願在日本任官,於是全家返台,湯德章登錄為辨護士,在台南執業。

1945年初,他恢復原姓,叫做:湯德章。

戰後湯德章在台南活躍,聲望高,他不滿中國長官不理會霍亂流行,憤而辭去區長職務,不管陳儀的致函邀他當公務員訓練所長,他發誓不當國民黨政府的官,不願埋沒自己的良心,卻得罪了當局。

1947年3月2日,228事件擴及台南,青年去接收警察局武器,召開市民大會.提出改革訴求,湯德章被推為治安組長,與鎮壓軍隊協商⋯⋯

3月11日,他被指控率數百學生包圍警察局,是「叛亂首謀」,被判死刑,期間,他飽受刑求,被倒吊,肋骨全被打斷,仍絕口不透露參與對抗的學生與青年的名單,最後雙手被反綁,背插寫姓名的排子,綁在卡車上遊街示眾。

據一位目擊者說:湯德章在槍決前,仍神情自若,拒絕屈辱下跪,並怒斥士兵,臨死前高喊:「台灣人萬歲!」彷彿參加一場光榮戰役。他在遭到槍殺後,屍體不瞑目,傲立良久才倒,.死狀悽慘,見者都落淚。

軍方不讓湯德章親人立即收屍,任其屍骸曝露多時,最後才准許以毛毯覆屍。

湯德章妻子陳爁趕到民生綠園時,槍聲已響,她痛不欲生地癱軟在地,後來由親友攙扶回家,為了怕被抄家,她不讓兒子去收屍,自己帶著葬儀社的人處理丈夫後事,親自為湯德章清洗屍體,再送去墓地安葬。

湯聰模轉述:母親曾說,有位台南民眾說了一句話:「人已往生,應該讓家人收埋⋯⋯」話才剛說完,那人已被兵仔打傷了⋯⋯

更諷刺的是,國防部長白崇禧來台後,「228叛亂份子」全都移送台灣高等法院審理,結果,湯德章被判無罪,但他已被槍決身亡⋯⋯

陳爁在228之後,親友不敢接近,她咬緊牙根,硬撐下湯家。她努力學裁縫,為人繡花、縫衣,賺錢養家,她和婆婆湯玉,常不敢住台南家裡,而將湯德章的靈位鎖在家,避居到台南鄉下親友家,深怕軍方又再找上門。

陳爁遇到委屈時,常跑去湯德章的墳前哭泣、訴,但身體多病,51歲就病逝,湯德章母親湯玉,則是活到近80歲⋯⋯

更多的湯德章故事,請參考陳銘城文史專頁:



今天(20170106)由玉山出版社發行的譯作,日本著名作家門田隆將所撰寫的《湯德章:不該被遺忘的正義與勇氣》一書發表會將在台南政大書城舉辦,由我的老朋友李筱峰教授前來主講,我特別自動纓為這本書宣傳,是因為湯德章「不該被遺忘的正義與勇氣」是你我每個台灣人要牢記的故事!

主辦:玉山社出版公司
協辦:台南市政府文化局
時間:2017年1月6日週五晚上7點半至9點
主講:李筱峰教授(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教授)
地點:台南市中西區西門路二段120號 台南政大書城
來賓:李文雄先生(台南文史工作者)[陸續邀請中……]

圖片來源:玉山社授權

0 意見: